<thead id="ysjl1"></thead>
    <p id="ysjl1"></p>
    <samp id="ysjl1"></samp>
      <pre id="ysjl1"></pre>
    1. <td id="ysjl1"><strike id="ysjl1"></strike></td>
    2. <acronym id="ysjl1"><label id="ysjl1"></label></acronym>
      留言反饋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研究成果 >> 生平業績

      紀曉嵐生平 《清史稿》卷三百二十

      發布日期:2017/10/18 15:03:38 訪問次數:6804

      紀昀,字曉嵐,直隸獻縣人。乾隆十九年進士,改庶吉士。散館授編修。再遷左春坊左庶子。京察,授貴州都勻府知府。高宗以昀學問優,加四品銜,留庶子。尋擢翰林院侍讀學士。前兩淮鹽運使盧見曾得罪,昀為姻家,漏言奪職,戍烏魯木齊。釋還,上幸熱河,迎鑾密云。試詩,以土爾扈特全部歸順為題,稱旨,復授編修。三十八年,開《四庫全書》館,大學士劉統勛舉昀及郎中陸錫熊為總纂。從《永樂大典》中搜集散逸,盡讀諸行省所進書,論次為《提要》上之,擢侍讀。上復命輯《簡明書目》。次子汝傳積逋被訟,下吏議,上寬之。旋遷翰林院侍讀學士。建文淵閣藏書,命充直閣事。累遷兵部侍郎?!端膸烊珪烦?,表上。上曰:"表必出昀手!"命加賚。遷左都御史。再遷禮部尚書。復為左都御史。畿輔災,饑民多就食京師。故事,五城設飯廠,自十月至三月。昀疏請自六月中旬始,廠日煮米三石,十月加煮米二石,仍以三月止,從之。復遷禮部尚書,仍署左都御史。疏請鄉會試《春秋》罷胡安國傳,以《左傳》本事為文,參用《公》、《榖》,從之。嘉慶元年,移兵部尚書。復移左都御史。二年,復遷禮部尚書。疏請婦女遇強暴,雖受污,仍量予旌表。十年,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少保。卒,賜白金五百治喪,謚文達。


      昀學問淵通。撰《四庫全書提要》,進退百家,鉤深摘隱,各得其要指,始終條理,蔚為巨觀。懲明季講學之習,宋五子書功令所重,不敢顯立異同,而于南宋以后諸儒,深文詆諆,不無門戶出入之見云。

      紀曉嵐榮崇壽終

      ——李忠智

      嘉慶十年二月十四日,紀曉嵐于協辦大學士、禮部尚書任上溘然長逝。紀曉嵐的桑榆之年,仕途順暢,備受恩崇。嘉慶四年(1799)正月初三,八十九歲的太上皇弘歷晏駕。五天之后,嘉慶皇帝果斷逮捕了巨貪和珅。正月十八,一條白練結束了和珅罪惡的一生。

      五月十三日,王公大臣到觀德殿殯所為太上皇進香行祭。七十六歲的紀曉嵐拜祭靈前,失聲痛哭,涕淚滂沱。

      紀曉嵐自入仕以來,一直伴隨著乾隆皇帝,也算君臣相知。紀曉嵐的許多恭和詩、御覽詩和表章奏折寫得詞章華麗,且顯示出極其深厚的學識功力,深得乾隆的贊許。乾隆承認他“學問素優”,對他另眼看待,屢次寬恕他的過錯,并且常常給予破例擢拔。

      紀曉嵐由衷地擁護乾隆維護國家統一、促進社會發展的正確決策。紀曉嵐追隨乾隆皇帝創建了盛世局面,紀曉嵐在乾隆的支持下,完成了編纂《四庫全書》的千古宏業。

      乾隆皇帝撒手人寰,紀曉嵐自然是悲痛萬分。同時紀曉嵐也十分清楚地看到,大清王朝已經輝煌不再,頹勢難挽,思前想后,涕淚難禁。紀曉嵐于嘉慶元年作過一篇《圣制十全老人之寶說跋》,文中描述了自己于乾隆皇帝的關系:

      臣弱齡通紀籍,實在正位初元,仰蒙教育豢養六十一年,沐圣澤者久;又叨侍禁籞,日聞揆蠡測,終與逖聽者殊。

      紀曉嵐作《圣制十全老人之寶說跋》的真實目的,在于擁贊皇權交接。因為乾隆皇帝晚年日濺昏庸。他一味袒護、慫恿權奸和珅,搞得吏治敗壞,貪賄成風。乾隆帝于執政六十年之時宣布退位,翌年將帝位傳給嘉慶。

      早在乾隆五十七年,乾隆即用和田玉鐫制了“十全老人之寶”,并親撰《十全老人之寶說》。四年之后,紀曉嵐才作此跋,他選擇的時機正是嘉慶皇帝即位之后,希望嘉慶皇帝能整肅吏治,重振紀綱。文中寫到:

      我聽我視,天益嘉而篤其祜。即今五世同堂,康強逢吉,親舉皇帝之寶,授受于太和神殿。覺自古勛華,雖圣人而非父子;沿及唐、宋,更無論焉。豈非至誠感神,故神符靈契,用成曠古未有之盛,用向曠古未有之福哉!

      ……

      嗣皇帝以至誠而承圣訓,繼鴻庥道與太上皇和符,則景祚與太上皇和符又可知也。我國家億萬萬年無疆之慶,實基于此矣。

      乾隆皇帝殯天,嘉慶立即傳諭朱珪進京。委以吏部尚書重任。朱珪與紀曉嵐是多年知交,如今二人同列六卿,接觸增多,加深了相互的了解,關系愈加親密。

      朱珪的文才與紀曉嵐不相上下,且有治世干才,故被委以地方軍政大任。也是紀曉嵐與朱珪生來有緣,二人同科中舉。四十一年,朱珪任上書房師傅,專教十五皇子永琰,即后來的嘉慶皇帝。朱珪的教育指導,對日后懲治和珅打下了基礎。

      嘉慶八年六月十五日,是紀曉嵐八十壽辰。嘉慶皇帝特命上駟院卿常貴到紀府頒賜珍品。友朋戚誼、門生屬吏紛紛前來為他祝壽。壽慶雖不鋪張,卻很高雅。禮部的官員為紀曉嵐制位為祝。祝文中稱贊他們的大宗伯“六藝起家,八文華國,集成一品,光輔兩朝。以著作酬特達之知,以道德迓方來之?!?。門生汪德鉞為他恩師寫的《壽序》,專從道德文章方面做了詳述。前大學士梁詩正的兒子書法家梁同書,為紀曉嵐書寫了壽聯:

      萬卷編成群玉府,一生修到大羅天。

      嘉慶九年冬天,已升協辦大學士的朱珪,與感于老友都已進入暮年,計劃于明年正月初四邀集四位老朋友到他的知足齋作“五老會”。到那時,這五個人的歲數加起來是四百零四歲。其中,體仁閣大學士劉石庵(墉)八十六歲,東閣大學士王偉人(杰)八十一歲,宗人府丞徐樹峰(績)八十歲,協辦大學士石君(珪)七十五歲。

      嘉慶十年正月,朱珪剪蔬煮茶,邀紀曉嵐、王杰,徐績、大他家的知足齋相聚,因劉墉先逝,以七十八歲的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少保,并管國子監事。這是他一生官職的最高銜。同一天,朱珪被任命體仁閣大學士。

      二月初四,紀曉嵐與朱珪連騎入內閣,同上翰林圓中堂就任。此后的幾天里,他連續忙于公務,感上風寒,病倒了。

      第二天,也就是嘉慶十年(1805)二月十四日酉時,紀曉嵐與世長辭,享年八十二歲。

      嘉慶十年二月十五日,嘉慶皇帝派散軼大臣德通,帶領侍衛十名前往紀府致奠,著賞給陀羅尼被,并賞廣儲司庫銀五百銀經理喪事。

      嘉慶皇帝紀曉嵐寫了《恩論》、《諭祭文》和《御賜碑文》,對紀曉嵐褒獎有加,嘉慶十一年四月十九日,在北村新阡舉行紀文達公和馬夫人遺骨合葬儀式。下葬那天,從崔爾莊到北村搭起了長棚,朝廷派員臨穴致祭,葬禮莊嚴隆重。

      如今,經歷了二百年的風風雨雨,紀曉嵐墓地早已失去昔日的森嚴。那通墓碑依然矗立在一丘黃土之前。盡管碑體傷痕班駁,字跡漫漶不清,當佇立碑前,思緒仍會被歷史牽動,抒發思古之幽情,感受先賢之神韻。

      與紀曉嵐有關的部分人物簡介

      ——李忠智


      一、皇帝朝臣

      乾隆皇帝,愛新覺羅·弘歷(1711—1799),清世宗第四子。雍正十一年封和碩寶親王。十三年(1735)八月嗣位,次年改元乾隆。乾隆皇帝天資閎遠,從小受祖父康熙皇帝的喜愛。善騎射、通儒術、好作詩。即位之后,為政勤勉。對漢族知識分子采用籠絡與懲罰并行的手段,于乾隆元年即開博學鴻詞科,羅網治國人才。

      紀曉嵐少年時期,乾隆開始執政,入仕之后大部分時間陪伴乾隆左右。他忠于君王,作過許多恭和詩、御覽詩和對聯。乾隆帝對紀曉嵐寵愛有加,常常給予破格提拔。作為一個專制帝王,有時也斥責紀曉嵐。乾隆三十八年,乾隆帝詔開四庫館,開始編纂《四庫全書》。紀曉嵐充任總纂官,在乾隆的支持下,紀曉嵐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發揮,完成了編纂《四庫全書》的千古宏業。

      乾隆皇帝六次南巡江浙,十次對內外用兵。晚年陶醉于“十全武功”,自稱“十全老人”;任用和珅,吏治敗壞。六十年,宣布明年禪位,次年正月,舉行授受大典,將皇位傳于嘉慶皇帝,自稱太上皇。

      嘉慶四年(1799)正月初三,弘歷駕崩,享年八十九歲。廟號清高宗,五月十三日,王公大臣到觀德殿殯所進香行祭,時任禮部尚書的紀曉嵐及侍郎多永武,“相顧掩抑,涕淚滂滂?!?

      嘉慶元年,紀曉嵐曾作《圣制十全老人之寶說恭跋》。文中提到自己跟乾隆皇帝關系時寫道:

      臣弱齡通籍,實在正位之初元,仰蒙教育豢養已六十一年,沐圣澤者久;又叨侍禁篽,日聞揆度萬幾,指示得失,瞻天光者尤近。雖知識梼昧,不能深領皇極之彝訓,而管窺蠡測,終與逖聽者殊。

      嘉慶皇帝,愛新覺羅·颙琰(1760—1820),原名永琰,立為皇太子后改名。清高宗第十五子。乾隆五十四年封嘉親王,六十年立為皇太子,次年正月受禪即位,改元嘉慶。

      嘉慶四年正月初三,太上皇晏駕,五天之后,嘉慶皇帝果斷地將和珅逮捕下獄,正月十八日賜和珅自盡。從而建立起自己的權威。二十五年晏駕,廟號清仁宗。

      嘉慶元年,紀曉嵐由衷地擁護嘉慶皇帝嗣位。他在《圣制十全老人之寶說恭跋》中寫道:

      嗣皇帝以至誠而承圣訓,繼鴻庥道與太上皇帝合符,則景祚與太上皇帝合符又可知也。我國家億萬萬年無疆之慶,實基于此矣。

      嘉慶對紀曉嵐信任有加,委以重任。嘉慶十年正月,八十二歲高齡的紀曉嵐被委以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并管國子監事。二月十四日,紀曉嵐病逝后,嘉慶皇帝“深為軫惜”,為作《恩綸》、《御祭文》和《御賜碑文》。評價紀曉嵐“敏而好學可為文,授之以政無不達”。

      和珅(1750—1799),原名善保,字致齋。鈕祜祿氏,滿洲正紅旗人。其五世祖尼牙哈納巴圖魯,因戰功為子孫掙下三等輕車都尉世職。父常保,曾任福建都統,為官清廉。和珅十一歲上父親病亡,之前母親已亡故,所以少年孤貧。和珅十一歲時被選入京城咸安宮官學讀書。乾隆三十四年,承襲三等輕車都尉。三十七年,在鑾儀衛當差,四十年得乾隆皇帝賞識,擢御前侍衛,授滿洲正籃旗副都統。四十一年,二十七歲的和珅被授任戶部右侍郎,在軍機大臣上行走,總管內務府大臣、鑲黃旗滿洲副都統、國史館副總裁,賞戴一品朝冠。

      和珅在宦場上先后被授過五十多個頭銜。當過《四庫全書》正總裁,后做到文華殿大學士,大學士阿桂死后,成為領班軍機大臣。

      和珅精明敏捷,辦事干練,又極善迎逢皇上,所以深受乾隆倚重。他玩弄權術,培植親信,誅伐異已,很快就竊取了軍機處實權。他貪婪無度,賣官鬻爵,把持朝政近二十年,造成吏治敗壞,貪賄成風。

      嘉慶四年正月,嘉慶皇帝命將和珅逮捕下獄,定二十條罪狀,賜以自盡,死年五十歲。

      乾隆五十一年,御史曹錫寶參劾和珅家奴劉全倚仗主勢,招搖撞騙。乾隆皇帝一味袒護。他懷疑是紀曉嵐支持曹錫寶利用參劾劉全,打擊報復和珅。他在上諭中寫道:

      或竟系紀昀因上年海升毆死伊妻吳雅氏一案,和珅前往驗出真傷,心懷仇恨,嗾令曹錫寶參奏,以為報復之計乎?

      嘉慶四年,朝鮮書狀官徐有聞進《聞見別單》曰:

      和珅專權數十年,內外諸臣,無不趨走,惟王杰、劉墉、董誥、朱珪、紀昀、鐵保、玉保等諸人,終不依附。

      阿克敦(1685—1756),章佳氏,字仲和,一字立恒,又字恒巖。滿洲正藍旗人??滴跛氖四赀M士,授編修。以學問優,典試有聲名,授侍講學士。雍正時,歷任翰林院掌院學士、署兩廣總督兼廣州將軍。乾隆時官至太子太保、協辦大學士,卒謚文勤,有《德蔭堂集》。

      乾隆十二年,阿克敦以刑部尚書充任順天鄉試正考官。紀曉嵐在本場鄉試中被點為第一名解元。紀曉嵐對阿克敦由衷地敬慕。阿克敦也給了紀曉嵐不少教誨。他訓誡過紀曉嵐不要死讀書:“滿腹皆書能害事,腹中竟無一書,亦能害事。國弈不廢舊譜,而不執舊譜;國醫不泥古方,而不離古方?!彼€囑咐紀曉嵐將來當了官也要腳踏實地:“仕宦措足于實地,可無顛蹶,即意外失足,亦必不至破顱損骨?!保ā都o文達公遺集·前刑部左侍郎松園李公墓志銘》)。

      于敏中(1714—1779),字叔子,一字重棠,號耐圃,江蘇金壇人。乾隆二年進士,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軍機大臣。在乾隆朝為漢臣首揆執政最久者。有《臨清紀略》。乾隆三十八年,詔議開館校書,初劉統勛反對,于敏中主力開館。四庫全書館開,于敏中為正總裁。卒謚文襄。

      梁國治(1723—1786),字階平,號瑤峰,一號豐山,浙江會稽人。乾隆十三年進士,殿試頭名狀元。由修撰累官東閣大學士兼戶部尚書。以經術勤吏治,清儉自守,好學愛才,治事敬慎縝密。有《敬思堂文集》。曾充任《四庫全書》副總裁。卒謚文定。

      嵇璜(1711—1794),字尚佐,一字黼庭,晚號拙修。江蘇無錫人。雍正八年進士,歷南河東河河道總督兼兵部尚書,官至文淵閣大學士,遇事端謹有識。曾充《四庫全書》正總裁、翰林院掌院學士、文淵閣領閣事,是紀昀的直接上司。卒謚文恭。

      阿桂(1717—1797),章佳氏,字廣廷,號云崖,滿洲正白旗人。阿克敦之子。乾隆初舉鄉試,以蔭入官,旋補兵部主事,官至武英殿大學士兼軍機大臣,為高宗所倚重。定伊犁、討緬甸、平定大小金川,戰功赫赫,封誠謀英勇公。在軍機處,任領班軍機大臣時,恥與和珅同列。乾隆知二人不和,常派他外出巡視河工,和珅更肆無忌憚地專權。因其父阿克敦為紀昀鄉試座師,兩家關系極密切。從海升毆死其妻吳雅氏一案看,有跡象表明,乾隆曾懷疑其結黨。紀曉嵐曾在阿桂贈與的一方瓦硯上銘曰:“上相西征,用草露布;歸以贈予,用編四庫”。卒贈太保,謚文成。

      王杰(1725—1805),字偉人,號惺園,又號畏堂,陜西韓城人。乾隆二十六年進士,殿試頭名狀元。累官東閣大學士,后以疾乞休。為人耿直清介,持文柄十二次,人不敢干以私。在朝與和珅共事十余年,從不趨赴,和珅深惡之,而又無瑕可摘。王杰致仕歸里時,紀曉嵐與之有詩唱和。有《葆醇閣集》、《惺園易說》。紀昀官禮部尚書時,王杰方總理禮曹。王杰七十壽辰,紀曉嵐撰有《王偉人相國七十序》。卒謚文端。

      董誥(1740—1818),字雅倫,一字西京,號蔗林,浙江富陽人。紀曉嵐業師董邦達之子。乾隆二十八年進士。乾隆四十年充四庫館副總裁。四十四年為軍機大臣。嘉慶元年,因其在值勤勉,拜東閣學士,太子太保。和珅用事,排斥異己,董誥與王杰搘柱其間,遇事多所糾正。工詩古文,善畫。與紀昀關系密切。嘉慶元年,董誥為紀曉嵐伯兄紀晴湖墓志篆蓋。

      劉墉(1719—1804),字崇如,號石庵,山東諸城人,劉統勛之子。乾隆十六年進士,由編修累官體仁閣大學士。著名書法家,尤長小楷。其書用墨厚重,貌豐骨勁,別具面目,與同時書家翁方綱、梁同書、王文治齊名。有《石庵詩集》。劉墉門庭清峻,不趨和珅。朝鮮使節評價說:“朝臣中,一辭公論,剛方正直推劉墉,風流儒雅推紀昀”(《朝鮮清朝史料中的中國史料》劉墉與紀曉嵐的關系極為密切。二人?;ベ浕Z名硯,還常常聯袂為別人撰書作品。嘉慶元年,劉墉為紀曉嵐伯兄紀晴湖墓志書丹。卒謚文清。

      朱珪(1731—1806),字石君,號南崖,順天大興人。朱筠胞弟。乾隆十三年進士,歷官侍講學士、學政、布政使、按察使、巡撫、總督、體仁閣大學士,嘉慶皇帝颙琰初受古文、古體詩,朱珪為其師。颙琰即位,寵遇頗隆。紀曉嵐與朱珪同舉乾隆十二年順天鄉試,交誼頗深。晚年,朱珪任吏部尚書,紀曉嵐任禮部尚書,之后,朱珪任大學士,紀曉嵐為協辦大學士。二人同為宰輔,關系愈密。紀曉嵐卒后,朱珪為撰《祭文》和《墓志銘》。卒謚文正。

      朱筠(1729—1775),字竹君,一字美叔,號笥河,順天大興人,朱珪之胞兄。乾隆十九年進士,博學宏覽,聚書數萬卷。好獎掖后進,承學之士,望而依歸,名望甚重。四庫館開,發軔于朱筠校輯《永樂大典》遺書之疏。三十八年,進四庫館主纂《日下舊聞》。有《笥河文集》。與紀曉嵐為甲戌同年,交誼甚篤。朱筠卒后,紀曉嵐為作挽聯云:學術各門庭,與子平生無唱和;交情同骨肉,俾予后死獨傷悲。

      彭元瑞(1731—1803),字掌仍,一字輯五,號蕓楣,江西南昌人。乾隆二十二年進士,官至工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卒謚文勤。博雅敏贍,最于廷臣,與紀昀同有才人之目,凡有考試之事,編輯之役,兩人必在其間。且留意人才,汲引不遺余力,凡所稱揚,多為名臣。著有《恩余堂稿》。與紀昀為僚友。卒后紀曉嵐為作挽聯云:

      包羅海岳之才,久矣韓文能立制;繪畫乾坤手,惜哉堯典未終篇。

      陸錫熊(1734—1792),字健男,號耳山,上海人。乾隆二十六年進士。博聞強記,資稟絕人,獻賦行在,賜內閣中書。累遷副都御史。著有《篁村詩鈔》、《寶奎堂文集》、《補陳壽禮志》、《炳燭偶鈔》、《陵陽獻徵錄》等。四庫全書館開,他與紀曉嵐同任《四庫全書》總纂官。乾隆五十七年,卒于赴盛京校書途中。紀昀《題陸耳山副憲遺像》云:“蓬萊三島昔共至,開之四庫曾同編。兩心別有膠漆契,多年皆似金石堅?!眱扇诵愿駩酆貌煌?,但在事業上卻是知音。

      陸費墀(?—1790),陸費,復姓,字丹叔,號頤齋。浙江桐鄉人。乾隆三十一年進士,授編修,充《四庫全書》總校官。乾隆五十二年,因《四庫全書》訛謬甚多,受罰獨重,革職后,于乾隆五十五年郁郁而死。死后猶將原籍家產抄出,作為添補江南三閣辦書之用。

      周永年(1730—1791),字書昌,號林汲山人,山東歷城人。乾隆三十六年進士,生而好學,棄產營書,凡積5萬余卷。其學淹博無涯涘,而自謂之拙,不存稿,亦不著書。周永年為??睂W專家,曾倡儒藏說,為四庫編纂之先聲。四庫館開,經紀曉嵐舉薦入館任纂修官。在館搜輯《永樂大典》遺書,獨任其難,丹鉛標志,抉摘編摩。

      程晉芳(1718—1784),初名廷璜,字魚門,一字蕺園,安徽歙縣人。世為淮上鹽商,家素饒富,性豪爽,喜接天下文士,藏書至5萬卷,不治生計,中年以后,家道漸衰。乾隆二十七年乾隆帝南巡,程晉芳獻賦行在,應召試,名列第一,授內閣中書。三十六年成進士,授吏部文選司主事。三十八年充四庫全書館纂修,授翰林院編修,武英殿分校官。四十三年游關中,四十九年病歿于西安。著有《周易知旨編》、《尚書今文釋義》、《尚書古文解略》、《毛詩鄭箋異同考》、《春秋左傳翼疏》、《禮記集解》、《諸經答問》、《群書題跋》、《桂宦書目》、《勉行堂詩文集》。集中有《題紀曉嵐先生雙榭軒》詩。

      邵晉涵(1743—1796),字與桐,又字二云,號南江,浙江余姚人。乾隆三十六年進士,改庶吉士,授編修,繼入四庫全書館充纂修官,五十六年擢左中允,轉補侍讀,官至侍講學士。著有《孟子述義》、《谷梁正義》、《韓詩內傳考》、《爾雅正義》、《輶軒日記》、《南江詩文集》。史學家,于歷代事融洽貫穿。嘗于《永樂大典》中采薛居正《五代史》,參以《冊府元龜》訂其異同,遂為全書。又病《宋史》南渡后,粗疏無法,仿王禹偁作《南都事略》;又畢沅撰《續資治通鑒》,記宋元事略,曾屬其刪補考定。

      翁方綱(1733—1818),字正三,號覃溪,晚號蘇齋,順天大興人。乾隆十七年進士,官至內內閣學士。生平精研經術。四庫開館,翁方綱入館任纂修官,負責校辦各省進采書籍。數年之間,經手辦理了各類書籍一千余種,為紀曉嵐等進一步細審提供了可依據之稿本。他又是書法家、金石學家、詩人、鑒賞家。著有《兩漢金石記》、《漢石經殘字考》、《焦山鼎銘考》、《蘇未齋蘭亭考》、《復初齋文集》、《復初齋詩集》、《石洲詩話》等。與紀曉嵐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二人詩中多有唱和之作。

      戴震(1723—1777),字慎修,一字東原,安徽休寧人。乾隆二十七年舉于鄉,三十八年經紀曉嵐舉薦入四庫館,充《四庫全書》纂修官,四十年特命與會試中式者同赴廷對,賜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四十二年五月卒于官。他對天文、數學、地理、歷史都有深刻研究,又精通古音,對經學、語言學有重要貢獻,卓然為有清一代考據大師。著有《孟子字義疏證》、《聲韻考》、《聲類表》、《方言疏證》、《考工記圖》、《原善》、《原象》等,后人編入《戴氏遺書》。戴震與紀昀結識二十余年,在紀家教書前后近十年,紀昀又薦之入四庫全書館。在學術上互相切磋,交最久,情甚篤。紀曉嵐《偶懷故友戴東原》詩中有云:“披肝露肝兩無疑,情話分明憶舊時”。

      裘曰修(1712—1773),字叔度,一字漫士,江西新建人。乾隆四年進士,歷官禮、工、刑部尚書。奉敕撰《熱河志》、《太學志》、《西清古鑒》、《秘殿珠林》、《石渠寶笈》,又奉命補《華嚴經》殘本。屢勘河道,治水有名績。曰修多次主持鄉試會試,是紀昀的受業師。二人關系甚密,紀昀有《斷碑硯歌為裘漫士先生作》、《漫士先生繪斷碑硯圖敬題其后》等詩文及銘言。乾隆三十八年閏三月充《四庫全書》館總裁,不到兩月病卒。卒謚文達。

      蔡新(1707—1799),字次明,號葛山,福建漳浦人。乾隆元年進士,為上書房總師傅近四十年。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著有《緝齋詩文集》。乾隆四十九年會試,蔡新與紀昀為正副考官。紀曉嵐有《書蔡葛山相國延禧堂壽言后》,自稱“老門生”,謂“從公游最久,辱公知亦最深”。卒謚文恭。

      鐵保(1752—1824),姓棟鄂氏,字冶亭,一字梅庵,滿洲正黃旗人。乾隆三十七年進士。嘉慶時官至兩江總督。少以詩名,尤工書法,與劉墉、翁方綱并稱。著有《惟清齋全集》、《白山詩介》、《淮上題集》。紀曉嵐為歙縣鮑氏所撰《鮑肯園墓表》即由鐵保書丹勒石。紀曉嵐有《冶亭詩介序》、《冶亭巡撫山東寄余淄石硯戲答以詩》等。

      玉保,姓棟鄂氏,字德浮,一字閬峰,滿洲正黃旗人,乾隆四十六年進士,累官吏部左侍郎,著有《蘿月軒存稿》。紀曉嵐有《鐵冶亭玉閬峰兩學士聯床對雨圖》、《吏部藤花詩為玉閬峰作》。鐵保、玉保和紀曉嵐、劉墉等人都是不趨從和珅的直臣。

      德保,姓索綽絡氏,字仲容,一字潤亭,號定圃,又號龐村,滿洲正白旗人。乾隆二年進士,官至禮部尚書,卒謚文莊,有《樂賢堂詩文鈔》。乾隆四十九年與紀昀共典會試。

      孫士毅(1720—1796),字治智,號補山,浙江仁和人。乾隆二十六年進士。征緬甸,討安南,鎮壓湖南苗民起義和湖北白蓮教起義,于清廷有功,官至文淵閣大學士,封三等男爵。乾隆四十五年,任云南巡撫期間,因總督李侍堯貪污案,以明知李犯罪而不能參劾獲罪,本應發配伊犁,因其學問素優,加恩免發伊犁,令在四庫全書館充任《四庫全書》總纂官,與紀昀在書館同事。卒謚文靖。

      曹文埴(?—1798),安徽歙縣人,字近薇,號竹虛。出身鹽商之家。乾隆二十五年進士,授編修。歷刑、兵、工、戶各部侍郎,兼管順天府尹。鞠獄秉公。曾任四庫館副總裁,官至戶部尚書,后辭官歸里。卒謚文敏。

      曹仁虎(1731—1787),字來殷,號習庵,江蘇嘉定人。乾隆二十二年,乾隆帝南巡,獻賦行在,召試列一等,特賜舉人。乾隆二十六年進士,授編修。乾隆五十一年授廣東學政,因母病逝,悲傷致病而卒。有《宛委山房集》,集中有懷念紀曉嵐的詩作。

      曹學閔(1719—1787),字孝如,號慕堂,山西汾陽人。乾隆十九年進士,官至內閣侍讀學士,宗人府丞。性恬淡,官清慎,晚好性命之學。著有《紫云山房詩文稿》。與紀曉嵐“交最契”。紀曉嵐曾作《曹中丞逸事》、《曹慕堂宗丞家慶圖》等詩文。

      曹錫寶(1719—1782),字鴻鳴,號劍亭,晚號容圃,上海人。乾隆二十二年進士,官陜西道御史。因疏劾和珅家人劉全,被革職。嘉慶四年,和珅賜死,時錫寶已故,贈副都御史。在疏劾和珅家人時,高宗在上諭中,懷疑他受紀昀指使,意在攻擊和珅。紀曉嵐有《題曹劍亭綠波花霧圖》有句云:“灑落襟懷坎壈身,閑情偶付夢游春?!彼埔嘤懈杏阱a寶的遭遇不幸。

      尹壯圖(1738—1808),字起萬,一字楚珍,云南蒙自人。乾隆三十一年進士,曾任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四庫全書館總閱官。乾隆五十五年,以各省官員貪黷成風,倉庫多有虧缺,借詞彌補,層層朘削,以致民不卿生具奏,乾隆帝震怒,勒令回籍。嘉慶四年詔來京師,加給事中銜俾歸終養。尹壯圖以直顏抗疏為朝野所稱。紀曉嵐與其父尹均(字松林)為甲戌同年,同入詞館,又同以樸拙相得。壯圖繼入詞館,又常以所作詩賦就昀商榷,交誼亦甚篤。紀為其母作《尹太夫人八十序》,對尹壯圖上奏事給予肯定。

      錢陳群(1686—1774),字主敬,號香樹,又號柘南居士,嘉興人??滴趿赀M士,雍乾時久直南書房,充經筵講官,高宗嘗與考論古今,稱為故人。官至刑部左侍郎,以疾罷歸,在籍食俸,乾隆常寄詩相與唱和,與沈德潛并稱“東南二老”,卒謚文端。紀昀督學福建,路過嘉興曾訪問過他。紀曉嵐于乾隆三十一年服闕赴京,因舊第未贖,亦暫住餞在京故宅。

      錢載(1708—1793),字坤一,號籜石,又號瓠尊,晚號萬松居士,浙江秀水人。乾隆十七年進士,由編修累官禮部左侍郎。詩精于韓杜蘇黃而自成一家,工書,善水墨畫,尤工蘭竹。著有《籜石齋詩文集》。在禮部與紀曉嵐為同僚,交亦契。

      姚鼐(1732—1815),字姬傳,一字夢谷,人稱惜抱先生,安徽桐城人。乾隆二十八年進士,官刑部郎中。歷主江寧、揚州等地書院凡四十年。治學以經為主,兼及子史詩文,為桐城派主要作家。著有《惜抱軒全集》,選有《古文辭類纂》。紀曉嵐有《題姚姬傳書左墨溪事后》等文。

      任大椿(1738—1789),字幼植,又字子田,江蘇興化人。乾隆三十四年進士,累官御史,充四庫全書館纂修官,著名學者。通《禮經》,尤長名物,著有《弁服釋例》、《深衣釋例》、《吳越備史注》、《小學鉤沉》、《字林考逸》等。

      王念孫(1744—1832),字懷祖,號石臞,江蘇高郵人。戴震弟子,乾隆三十六年皇帝南巡迎鑾,獻文冊,賜舉人。乾隆四十年進士,選庶吉士,散館授工部主事。遷郎中,擢御史,晉給事中。嘉慶四年,上疏劾和珅。當時,彈劾和珅的奏章很多,唯王念孫寫的奏章,援據經義,最為得體,蒙嘉慶采納,海內傳誦。后官至直隸永定河道。精熟水利,著有《河源紀略》。精于訓詁,有《廣雅疏證》、《讀書雜志》、《古韻譜》等。曾任《四庫全書》篆隸分校官。

      胡季堂,字升夫,號云坡,河南光山人。由蔭生補順天通判,累擢刑部、兵部尚書。嘉慶間官至直隸總督。嘉慶四年,胡季堂首劾和珅罪狀,直聲大震,卒謚莊敏?!都o文達公遺集》有《胡滄曉先生追謚文良即次其嗣君云坡司寇韻》、《胡云坡司寇四友圖》。

      吳省欽(1729—1803)字沖之,號白華,江蘇南匯人。乾隆二十八年進士,由編修累遷左都御史。工詩文,有《白華初稿》。嘉慶初,白蓮教起義。秀水王曇(仲瞿)詭稱能作掌心雷,省欽薦之,以誕妄奪職。和珅秉政,吳省欽同弟弟吳省蘭攀附和珅,其品德不足稱。與紀昀為同僚。

      吳省蘭(?—1810),字泉之,吳省欽之弟。乾隆二十八年,由舉人考取咸安宮官學教習,曾是和珅的老師。四十三年賜同進士出身,官至工部左侍郎。曾任編修、學政、侍讀等職。乾隆四十七年七月,紀曉嵐撰寫的《欽定四庫全書告成恭進表》,即以陸錫熊和吳省蘭二人的名義上奏。和珅當政,吳省蘭與其兄吳省欽反拜和珅為師,投靠和珅門下。和珅敗,去職。

      二、師友門生

      及孺愛,名慈,直隸交河人。雍正年間歲貢生,隆平縣(舊縣名,在今河北省南部,已與堯山縣合并為隆堯縣)訓導?!安┕攀葘W,世事從未問聞,特己待人,光明坦白,群推士林楷?!保駠督缓涌h志》)。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槐西雜志》里寫到及孺愛,“先生于余為疏從表侄,然幼時為余開蒙,故始終待以師禮”。

      許南金(1680—1724),名南金(jiǎn南金組成一字,讀如“柬”)字南金,號比庵,雍正癸卯舉人,生平學養兼優,無愧篤行君子。家居教授,慨然以名教風化為己任。出其門者多通儒。獻縣紀文達公同邑張兼山都轉其最著者也。卒,祀鄉賢,有墓碑。(民國《南皮縣志》卷八)

      墓碑為其弟子南皮張受長等人所立。張受長,字英軍,號兼山,官至河北道。碑文末附有受業弟子名單,紀昀及其從兄紀易在列。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里多次寫到這位平生不怕鬼的老師。

      李若龍,字又聃,直隸東光人?!坝赫昱e人。文詞精粹,詩類香山。紀文達公謂為一生得力師。詩載《畿輔詩傳》,著有《又聃詩草》?!保ü饩w《東光縣志》卷八)《閱微草堂筆記》里多次提到這位“李又聃先生”。

      鮑梓,“字叔亭,南宮人,雍正元年進士,十三年以知縣授邑教諭,為人古直盾訥,通經訓,工詩及書,尤精制藝,律法高而不泥于古。時制藝方崇尚駢儷,公力斥之,以三發性靈迪后進,一時翕然向往。翰林紀昀、御史戈濤、進士中書紀昭……諸人,皆出其門?!保駠东I縣志》)

      董邦達(1699—1769),字孚存,號東山,浙江富陽人。官至工部尚書,工書善畫,篆隸得古法,山水畫取法元人,善用枯筆。紀昀從十四五歲始從董邦達受業。師生之誼甚篤。紀曉嵐有《己卯秋錢塘沈生寫余照先師董文恪公為補幽篁獨坐圖今四十年矣偶取展觀感懷今昔因題長句》、《己卯六月先師董文恪公招余飲醉中為作秋林覓句圖后余至烏魯木齊城西有坤司馬所建秀野亭案牘之暇獨步其間喬木捎云宛然此景始知人生有數早兆于十載前矣歸來重閱俯仰慨然因題二絕句》。卒謚文恪。

      伍彌泰(?—1786),蒙古正黃旗人。雍正間由蔭生襲三等伯。乾隆間曾任散秩大臣,涼州將軍、江寧將軍、西安將軍。曾去西藏、新疆任職,做過烏魯木齊辦事大臣。官至東閣大學士,卒謚文端。紀曉嵐發配烏魯木齊時,常去城西秀野亭游玩。秀野亭即伍彌泰在任時所建。

      福溫,費莫氏,滿洲鑲紅旗人,由筆帖式歷烏魯木齊辦事大臣、福建巡撫、武英殿大學士。征金川,死于木果木。紀昀戍烏魯木齊,溫福適為烏魯木齊辦事大臣,對紀昀照顧有加。乾隆三十四年四月調福建巡撫。紀曉嵐晚年在《閱微草堂筆記》里多次提到溫福。溫福戰死后,紀曉嵐褒贊他“埋輪摯馬,慷慨捐生”。

      王鳴盛(1722—1797),字鳳喈,一字禮堂,別字西莊,晚號西沚居士,江蘇嘉定人。乾隆十九年進士,殿試一甲第二名。授編修,擢侍講學士,充福建正考官,授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還京,有御史劾奏其馳驛濫用驛馬,左遷光祿寺卿。尋丁內憂,遂不復出。王鳴盛是清代著名史學家,經學家,以漢學的考證方法治史,撰有《十七史商榷》,是清代史學名著之一。又有《蛾術編》、《尚書后案》、《耕養齋詩文集》、《西沚居士集》等。與紀曉嵐同年且是要好朋友。寫有《虎場橋新居與紀吉士昀隔一垣旁有給孤寺》詩。歸隱林泉后,紀曉嵐常與之“時通音問”。

      錢大昕(1728—1804),字曉徵,一字辛楣,號竹汀,江蘇嘉定人。乾隆十九年進士,歷官編修、右贊善、侍讀、侍講學士、侍讀學士、少詹事。充山東、湖南、浙江、河南鄉試主考官,兩充會試同考官。乙末丁外艱歸,引疾不復出。嘉慶九年十月二十日卒于紫陽書院。治學方面頗廣,于音韻訓詁尤多創見,于史學長于??笨加?。著有《潛研堂文集》、《十駕齋養新錄》、《二十二史考異》等。錢與紀為同年,交誼契厚。紀昀自烏魯木齊赦還,大昕過府問候,并為《烏魯木齊雜詩》題跋。

      王昶(1724—1807),字德甫,一字芹德,號述庵,又號蘭泉,清浦人。乾隆十九年進士。應秦蕙田之聘,修《五禮通考》。南旋后,又應兩淮鹽運使盧見曾之聘,教書其家。乾隆二十三年補內閣中書,三十二年調刑部郎中,三十三年以泄露查辦盧見曾案秘密革職。云貴總督阿桂帶往軍營效力,隨軍轉戰滇川。四十一年還京擢鴻臚寺鄉,歷官江西、直隸、陜西按察使、江西布政使,五十四年遷禮部侍郎。五十八年辭歸,后歷主婁東書院、敷文書院。工詩文、好金石之學,著述頗多,有《春融堂詩文集》、《金石粹編》等,是乾嘉時代著名學者之一。與紀曉嵐關系密切。

      趙文哲(1725—1773),字捐之,號璞庵,上海人。雍正三年生,乾隆二十年代,久客盧見曾揚州幕,與盧氏私誼甚重。坐盧見曾案漏言失職,被判三年徒刑。后從將軍溫福討金川、以功復原官,擢戶部主事。師潰于木果木,死難。

      洪良浩(1724—?),字漢師,號耳溪,朝鮮國人。累官至平安道觀察使、判中樞府事,大提學。著有《耳溪詩集》、《耳溪文集》。乾隆五十九年以冬至使兼謝恩使來華,時紀曉嵐為禮部尚書,兩人一見如故,互相欽敬傾慕,結下深情厚誼,紀昀為其詩集、文集作序,倍加稱賞。別后,山水阻隔,海天茫茫,時有書信往還,互寄禮品,紀昀有多首詩懷念他。如《以水蛀硯水中丞搔背茶注贈朝鮮國相洪良浩各系小詩》、《寄懷洪良浩》、《懷朝鮮洪良浩》。

      盧文弨(1717—1795),初名嗣宗,字紹弓,號磯漁,又號檠齋,晚號弓父,齋號抱經,人稱抱經先生。杭州人。乾隆十七年進士,官至侍讀學士。充乙酉廣東鄉試正考官,旋命提督湖廣學政。乾隆三十三年以學政言事不合政例,部議左遷,三十四年乞假養親歸。后主講江浙各學院20余年。精于???,所刊《抱經堂匯刻書15種》,最稱精審,又合經史子集中38種諸本脫誤者,摘字而注之,薈萃一書,名曰《群書拾補》。自著《抱經堂文集》34卷,及《鐘山札記》、《龍城札記》等。紀昀和他是青年時代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曾結為文社,商榷制義,詩酒往還,日夕留連(《袁清愨公詩集序》)。紀曉嵐有《盧紹弓虎符硯》。

      田中儀,字無昝,號白巖,詩人田雯之子,德州人。歲貢生,官鑾儀衛經歷。好詩詞,著有《紅雨書齋詩集》,被收入盧見曾所編《國朝山左詩鈔》。田中儀為紀昀青年時代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大約卒于乾隆二十五六年?!赌闲须s永》有《又悼田白巖中儀二首》,此前有《哭田白巖四首》。

      秦大士(1715—1777),字魯一,又字洞泉,號秋田老人,江蘇江寧(今南京市)人。乾隆十七年進士,官至侍講學士。書法直逼歐柳,晚年兼喜繪事,書畫名重一時。與紀昀為同學,乾隆十三年后的數年間,曾結為文社,商榷制義,看花命酒,時相唱和。

      袁守侗(1723—1783),字執沖,號愚谷,山東長山人。乾隆舉人,由內閣中書累官直隸總督,以清節著,卒謚清愨。紀昀在《袁清愨公詩集序》中稱他“以經濟立功名,以操守勵風節,載在國史,光耀汗青?!彼窃娙送鯘O洋的孫女婿,能詩。乾隆十三至十九年間,守侗方宦京師,為應禮部試,與紀昀、錢大昕、盧文弨、秦大士等結為文社,商榷制義,詩酒往還,交誼最契。

      任增(1723—1784),字蔚嶺,一字損之,號寓圃,河南永城人。乾隆十九年進士,歷官南和、宛平、棗強、禹城、惠民等縣知縣。有經濟才,銳于任事,理繁治劇,不避勞苦。因于宛平任內修建營堡報冊逾限,于乾隆四十四年罷官。與紀昀為同年友。昀作墓志銘曰:“余甲戌同年中,意氣豪爽,胸懷坦白者,惟公及朱編修筠、杜員外憲為最。每酒酣耳熱,議論飆發,四座聳動,覺光明磊落,鄙吝之意都盡?!?

      宋弼(1703—1768),字仲良,號蒙泉,山東德州人。乾隆十年進士,歷官編修、續文獻通考纂修官、甘肅按察使等。著有《蒙泉詩集》、《思永堂文稿》、《州乘余聞》,編有《廣川詩鈔》和《山左明詩鈔》等。紀昀和他是最要好的朋友。作有《和蒙泉秋感》、《歲月懷人·宋蒙泉》、《歲暮懷人·宋蒙泉》、《羅酒歌和蒙泉》、《與蒙泉閱長河志因出所作州乘余聞見示題二絕句》等。

      董元度,字寄廬,號曲江,山東平原人。乾隆十七年進士,由庶吉士改東昌府教授。有《舊雨堂詩集》。王昶《蒲褐山房詩話》云:“曲江寄興蕭疏,不為繩約。改庶常后,乞假南游,來往蘇揚間,寓盧雅雨署中最久?!奔o曉嵐與之交誼甚篤,《閱微草堂筆記》多次記述這位“尤為灑脫”的朋友。

      聶際茂(1700—?),號松巖,山東長山人。諸生,性淳篤,通六書,尤工篆刻,有《司空表圣詩品印譜》。乾隆十七年,應宋弼招至京師,紀曉嵐一見,獨心賞焉。闊別16載,乾隆三十六年,紀曉嵐自烏魯木齊赦還,聶聞訊遠道來訪。紀有《松巖老友遠來省予偶出印譜索題感賦長句》。

      李文藻(1730—1778),字素伯,號南澗,山東益都人。乾隆二十五年進士,為紀曉嵐所取士,交誼最深。文藻于德州、荷澤等書院主講多年,后官廣東恩平知縣、桂林府同知。嗜古好學,著作多散佚。后人輯有《南澗文集》二卷,又有《南澗先生遺文》二卷,補編一卷。

      桂馥(1736—1805),字未谷,一字東卉,山東曲阜人。乾隆五十五年進士,官云南永平縣知縣。書法家,文字訓詁學家。精于考證碑版,以分隸篆刻擅名。曾為“閱微草堂”題寫匾額。著有《說文義證》、《繆篆分韻》、《晚學集》等。紀曉嵐有《送桂未之滇南》、《題桂未谷思誤書圖》、《桂林谷簪花騎象圖》。

      法式善(1752—1813),爾濟氏,原名運昌,奉旨改法式善,字開文,號時帆,蒙古正黃旗人。乾隆四十五年進士,嘉慶官至侍講學士。熟諳當代制度典故,論詩信奉王漁洋的“神韻說”,作詩學王維、孟浩然。有《存素堂詩文集》、《清秘述聞》、《槐廳載筆》,又編時人詩成《湖海詩》六十余卷。法式善有《紀曉嵐藏順治初年縉紳書跋》和《閱微草堂收藏諸老尺牘跋》,紀曉嵐有《復法時帆祭酒書》、《題法時帆祭酒詩龕圖》。

      羅聘(1733—1799),字遁夫,號兩峰,別號花之寺僧,江蘇甘泉(今江都)人。清代杰出畫家。金農弟子。工詩,好佛學,游蹤甚廣。畫人物、佛像、花果、梅竹、山水,自成風格。作《鬼趣圖》,借以諷刺當世。袁枚、錢大昕、翁方綱、姚鼐、紀昀、蔣士銓等為之題詠,名重于時。為“揚州八怪”之一。有《香葉草堂集》。羅聘入都、紀昀等折節與交。

      張賜寧(1743—?)字桂巖,號坤一,滄州人。官江南通州管州判,僑寓維揚。擅畫花鳥、人物、山水,亦工小詩。紀曉嵐詩有《題張桂巖壽星納涼圖》、《張桂巖桑葉飼蠶畫扇題示次女》。嘉慶十一年張桂巖畫紀曉嵐半身像。畫上有伊秉綬題字及翁方綱題詞。

      劉權之(1739—1818),字德輿,號云房,湖南長沙人。乾隆二十五年進士,歷官洗馬、禮部侍郎、體仁閣大學士。為庚辰科紀曉嵐所取士。嘉慶十七年,為《紀文達公遺集》作序,稱“權之年甫弱冠,計偕北上,即猥荷鑒賞,得廁弟子行”,“受知后,立雪程門,時聞緒論”。嘉慶二十三年卒,謚文恪。

      伊秉綬(1754—1815),字組似,號墨卿,又號墨庵,福建寧化人。乾隆五十四年進士。嘉慶四年,由刑部員外郎,出守惠州。嘉慶七年,粵東天地會起義,時秉綬惠州知府,因失察,被參戍軍臺效力贖罪。八年七月釋放回籍,后起用為揚州知府。工書,尤善隸書,兼能畫山水松竹,著有《留春草堂集》。與紀曉嵐交最契。紀曉嵐有為伊墨卿題畫詩多首?!堕單⒉萏醚凶V》中所印紀氏研銘,其字體多為伊秉綬所書。紀稱伊為自己甲辰所取士,查《進士題名錄》,伊秉綬名登乾隆五十四年已酉榜,或曾參加甲辰會試而未中式。

      汪德鉞(1748—1808),字銳齋,安徽懷寧人。嘉慶元年成進士,為紀曉嵐所取士。后官禮部主事,時紀昀為禮部尚書。先是司員見堂官皆長揖,后乃易為半跪,德鉞上書力陳其非,紀昀讀而善之,即復改半跪為長揖。又山東巡撫議以肥城邱氏為左丘明后,同官不知所適,德鉞獨議駁之,斥其非。紀有《題汪銳齋蕉窗讀易圖》詩,汪有《紀曉嵐先生八十序》。

      洪亮吉(1746—1809),字君直,一字稚存,號北江,江蘇陽湖(今武進縣)人。乾隆五十五年進士,歷官編修、貴州學政。嘉慶四年以批評朝政獲罪,遣戌伊犁,不久赦還,改號更生居士。通經史、音韻、訓詁及地理之學,在古史地理研究上頗多建樹。他曾提出人口繁殖與糧食增產之間的矛盾,其經濟思想尤為今人所稱道。工詩文,其駢體文頗為時人所稱譽。有《春秋左傳詁》、《洪北江全集》等。乾隆四十九年會試,紀昀欲取為第一名,因房師閱卷最遲,為御史所劾不第。紀昀深為惋惜,出闈后至其住所相訪,并作《惜春詞》六首相贈。

      孫星衍(1753—1818),字淵如,江蘇陽湖(今武進縣)人。肄業于鐘山書院,乾隆五十二年進士。歷官編修,三通館校理、刑部主事、員外郎、郎中,出為山東兗沂曹濟道。后歸里筑五松園于江寧,應聘主講于揚州安定、紹興蕺山,杭州詁經精舍等書院。嘉慶八年以貧起官,補授山東督糧道。對經史、文字、音韻、諸子百家、金石碑版都曾涉及,所學極廣,又工篆隸、精???、擅詩文。有《尚書今古注疏》、《周易集解》、《寰宇訪碑錄》等??逃小镀浇蝠^叢書》、《岱南閣從書》。孫星衍為紀曉嵐讀卷所取士。

      梁上國(1747—1814),字斯儀,一字九山,福建長樂人。乾隆四十年進士,官至太常寺卿。清代著名作家梁章鉅之叔父。著有《駁閻氏古文尚書疏證》、《駁毛氏大學證文》、《山左游記》、《遼沈游記》、《粵西游記》、《國朝閩海人文》等。紀曉嵐督學福建時,曾為其閭里題寫“書香業世”之匾額,后又應請為其父梁天池八十壽寫過壽序。

      梁章鉅(1775—1849),字閎中,一字茞林,晚號退庵,福建長樂人。嘉慶七年進士。歷官禮部主事、荊州知府、江南淮海河務兵備道,江蘇、山東按察使、布政使,江蘇巡撫,兼署兩江總督。綜覽群書,熟于掌故,喜作筆記小說。著有《文選房證》、《楹聯叢話》、《退庵隨筆》等。紀曉嵐是他壬戌會試的座師。章鉅在筆記中對“河間師”頗多稱述。

      陳鶴(1757—1811),字鶴齡,又字馥初,號稽亭,元和人。嘉慶元年進士,官工部主事。晚歸江寧掌教于尊經書院。少游于錢大昕之門,得其指授,于治史尤勤。有《桂門自訂初稿》十卷。嘉慶丙辰會試,出紀昀門,曾為《紀文達公遺集》作序。

      趙慎畛(1761—1825),字遵路,號笛樓,湖南武陵人。嘉慶元年成進士,歷官編修、御史、給事中、惠潮嘉道、廣西按察使、廣東布政使、廣西巡撫、閩浙總督、云貴總督。著有《秦議》、《從政錄》、《載筆錄》、《榆巢雜識》、《省愆室續筆記》、《讀書日記》、《惜日筆記》等。為紀曉嵐所取士。紀很看重他的學識人品,交往亦密,曾為其舅氏王孝承手札題跋。卒謚文恪。

      江藩(1761—1831),字子屏,號鄭堂,江蘇甘泉人。監生,博綜群經,尤熟于史事,為清代著名經學家之一。一生從事著述。所著《漢學師承記》有紀昀傳。

      三、家人親屬

      紀椒坡,景城紀氏一世祖。

      “椒坡,諱無考,以字傳。明永樂二年自應天府上元縣遷獻縣,入安民里四甲籍,始居縣東九十里景城”(《景城紀氏家譜·譜首》)

      紀坤(1570—1642),字厚齋,紀曉嵐高祖。

      “坤,字厚齋,明廩膳生。著有《花王閣剩稿》一卷,載入《四庫全書目錄》?!游?,景德、景星、同仁、灝、鈺”。(《景城紀氏家·支譜》之一)

      紀鈺(1632—1716),紀曉嵐曾祖。

      “鈺,字潤生,附監生,考授州同,貤贈中憲大夫、刑部江蘇司郎中加三級,累贈光祿大夫、禮部尚書?!佣禾斐?、天申”。(《景城紀氏家·支譜》之一)

      紀天申(1665—1732),紀曉嵐之祖父。

      “天申,潤生公次子,字寵予,監生,考職縣丞。誥贈奉直大夫、四川司員外郎,晉贈中憲大夫、刑部江蘇司郎中加三級。累贈光祿大夫、兵部左侍郎、都察左都御史、禮部尚書?!尤喝菔?、容雅、容恂”。(《景城紀氏家譜·支譜》之四)

      紀容舒(1685—1764),紀曉嵐之父。

      “容舒,字遲叟,康熙癸巳恩科舉人。歷任戶部四川、山東二司員外郎,刑部江蘇司郎中,云南姚官軍民府知府加三級,紀錄二十八次。誥封奉直大夫,晉封中憲大夫,累贈光祿大夫、兵部左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禮部尚書。著有《唐韻考》五卷、《玉臺新詠考異》十卷,俱錄入《四庫全書》。又著有《杜律疏》八卷,載入《四庫全書目錄》?!佣簳?、昀”。(《景城紀氏家譜·支譜》之四)。

      紀晫(1706—1777),紀曉嵐同父異母兄。

      “晫,字晴湖??儗W不售,以歲貢生終。性淳實淡靜,默默自守,不輕與世相酬應。嘗言:‘每衣冠見客,如臨大敵,不知君輩營營,何以堪此?’其學近黃老,然篤倫常,慎言行,一以圣賢為歸。持躬儉仆,一敝裘衣至十余年。飲食起居如寒素,而撫其弟昀友愛獨至。晫自少至老無二色,昀頗蓄妾媵,亦弗之禁,曰:‘妾媵猶在禮法中,并此強禁,必激而蕩于禮法外矣?!篮米h論馳騁之文,晫弗善之,亦弗禁,曰:‘爾將以功名娛老親者也?!郧∷氖曜?,年七十二?!保ā洞笄彗茌o先哲傳》卷二十)。

      紀昭(1717—1770),紀曉嵐之從兄。

      “昭,字懋園,號悟軒,晚又自號怡軒老人。與從弟昀同年舉乾隆十二年鄉試,二十二年成進士。官內閣中書八年,宗人府主事缺出,似俸深當遷,會聞父疾,立請假歸,里居十二年,卒。

      昭平生篤于事親,敦睦親舊,急人疾苦。少與弟昀同以學問相砥勵,昀喜詞賦經學,攻漢唐訓詁。昭為文專主韓、歐,學則服膺宋五子書,能體驗而躬行之。嘗輯古今嘉言懿行為《養知錄》八卷,……又輯《毛詩廣義》五卷,……又著《騷經章句》、《文選賦注》諸書。昭于陰陽、輿地、醫卜、算數之書靡不研究,當世稱為儒者?!保ā洞笄彗茌o先哲傳》)

      紀汝佶(1743—1786),字御調,又字俠如,紀曉嵐長子。乾隆乙酉舉人,候選知縣。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里記汝佶事:“亡兒汝佶,以乾隆甲子生。幼頗聰慧,讀書未多,即能作八比。乙酉舉于鄉,始稍稍治詩,古文尚未識門徑也。會余從軍西域,乃自從詩社才士游,遂誤從公安、竟陵兩派入。后依朱子穎于泰安,見《聊齋志異》抄本,(時是書尚未刻)又誤墮其窠臼,竟沈沈不返,以迄于亡?!?

      查《景城紀氏家譜·生卒譜》,紀汝佶生于乾隆癸亥(八年),上文紀曉嵐寫成甲子(九年),或為誤記。

      紀汝傳(1747—1777),字緒承,紀曉嵐次子。

      監生,由《四庫全書》館議敘,歷任湖北布政司經歷,江西南昌、九江等府通判。

      紀汝似(1766—?),字象庭,紀曉嵐第三子。

      附學生,由鴻臚寺序班加捐廣東候補東莞縣丞?!都易V》只載其為廣東縣丞,未記何縣,民間傳說其為東莞縣丞。

      紀汝億(1784—?),字萬斯,紀曉嵐第四子。事跡無考。

      盧見曾(1690—1768),字澹園,又字抱孫,號雅雨,又號道悅子,德州人??滴趿赀M士。歷官洪雅知縣、灤州知州、永平知府、長蘆、兩淮鹽運使。性度高廓,不拘小節,形貌矮瘦,人稱“矮盧”。學詩于王漁洋,有詩名,愛才好客,四方名士咸集,流連唱和,一時稱為海內宗匠。乾隆三十三年,兩淮鹽引案發,因收受鹽商價值萬余之古玩,被拘系,病死揚州獄中。著有《雅雨堂詩文集》等,刻有《雅雨堂叢書》。紀曉嵐長女嫁盧見曾之孫盧蔭文。鹽引案發,紀昀因漏言獲譴,戍烏魯木齊。

      盧謙(1713—1785),字撝之,號蘊齋,盧見曾長子,德州人。乾隆二十三年援例官刑部陜西司郎中,后改湖廣司郎中,二十九年升湖北分守武漢黃德道。三十三年坐其父盧見曾案入獄,旋謫軍臺,三十六年賜環。后署祁州知州,廣平府同知。紀之長女嫁其子蔭文。乾隆五十年卒,紀昀為撰墓志銘。

      盧蔭文,字景范,號海門,紀曉嵐長女婿。性沉穩,有謀略,學識淵博。乾隆四十八年舉于鄉,五十四年成進士。歷任安徽省建平、涇縣、舒城知縣。政績頗佳,四十七歲告歸故里,優游林下。

      袁守誠(1736—1781),字孝本,號曙海,山東長山人。袁守侗之弟。紀曉嵐姻家。歷官刑部郎中、瑞州知府、內閣學士、通政司副使、山西按察使。紀曉嵐自西域歸京,袁守誠常過府看望。紀曉嵐在《袁清愨公詩集序》中寫道:“余兩女皆適袁曙海臬使子,以臬使交最契也?!?

      袁煦,袁守誠第四子。乾隆五十九年舉人,任內閣中書、軍機章京。紀曉嵐次女婿。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槐西雜志》序言中寫道:“余再掌烏臺,每有法司會讞事,故寓直西苑之日多。借得袁氏婿數楹,榜曰‘槐西老屋’?!笨梢娖鋾r袁煦正在京城做官。

      戈濤、戈源戈濤(1625—1684),字芥舟;戈源(1636—1690),字仙舟,獻縣人,同胞兄弟。戈濤,乾隆十六年進士,官至刑部給事中。工書,有詩名。著有《坳堂詩集》、《坳堂雜著》和《獻邑考》。戈源,乾隆十九年進士,官太仆寺少卿,紀曉嵐與他即是同鄉又是同年。紀將第三女許婚戈源之子,年僅十歲,未嫁病亡。

      乾隆二十四年夏天,戈源之父戈錦、紀曉嵐之父紀容舒結伴到京城看望兒子。浙江畫家沈朗為作《二老比肩圖》,不少名家在上面題跋鈐印。畫卷記錄了戈、紀兩家的親密關系。戈源卒后,紀曉嵐為撰挽聯云:

      元白舊同年,紫陌尋春,猶記初登同喜宴;

      朱陳原共住,黃泉哀逝,竟誰續畫比肩圖。

      馬永圖,字周箓,號旭亭,直隸東光人。紀曉嵐岳父。廩貢生,歷任四川江津、山西稷山知縣。升內閣中書。雍正皇帝以其有社才,命以升銜任山東城武縣知縣。后罷歸家居,建宗祠、置祭田、刊族譜。乾隆三十一年四月,紀曉嵐去岳父家,馬永圖囑女婿為《馬氏家乘》作序,紀于當年七月作成《重修馬氏家乘序》。

      紀曉嵐生平評價---紀曉嵐這個人

      何香久

      中國的清代,有一位在正史和野史中都很炫人耳目的人物,他不僅在正統的史傳中占盡風光,而且在民間也有很好的口碑。

      這個人物,便是乾隆時期執學術牛耳,成為一代文宗的紀曉嵐。

      紀曉嵐,名昀,曉嵐為其字,號春帆,別號茶星、三十六亭主人、觀弈道人,晚號孤石老人、石云。直隸河間府獻縣人(今屬河北省滄縣)。他是乾隆丁卯科順天第一名舉人,甲戌科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授編修,辦理院事,歷任日講起居注官、侍讀左庶子、侍讀學士,后來因為牽扯進他的兒女親家___兩淮鹽運使盧見曾(字澹園,又字抱孫,號雅雨、道悅子,山東德州人,任長蘆、兩淮鹽運使)的一個案子,被 發配到烏魯木齊,在戍所里任印務章京,鞅掌簿書,那是乾隆三十四年的事。第三年便被恩命召還,復任編修。從此在宦途上一帆風順,歷任日講起居注官侍讀侍講學士、詹事府詹事、內閣學士、總理中書科事務。也任過兵部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兵部尚書、禮部尚書,誥受光祿大夫,經筵講官兼文淵閣直閣事,賜紫禁城內騎馬。


      不過紀曉嵐一生中最主要的業績,是他的學術活動。他一直是官方學術工作的領導人,凡有編輯之役,修書之事,他必在其間。他歷充武英殿纂修官,“三通”館提調兼纂修官、“功臣館”總纂官,<勝國諸臣殉節錄>總纂官、國史館總纂官、方略館總校、<四庫全書>總纂官,<職官表>總纂官、<八旗通志>總纂官、實錄館副總裁官、會典館副總裁官。一生中他參與了多少重要典籍的編修,不可勝數。


      除了修書,他干得比較多的另一件事就是做考官了。他先后任過乾隆山西鄉試考官、庚辰會試同考官、壬午本省鄉試同考官、提督福建學政、甲辰會試副總裁官、己酉武會試正總裁官、嘉慶丙辰會式正總裁官、己未武會試正總裁官、壬戌會試正總裁官。每赴其任,必有詩傳示同僚,以躬謹相勉。他不憚作余力,獎掖后學,故門人眾多。經他之手,提攜了許多人才。


      紀曉嵐的祖籍,在江蘇應天府上元縣紀家邊村,明永樂二年(1404年),遷江南大姓實幾輔,紀曉嵐的先祖紀椒坡便一路北上,最后入籍于離獻縣九十里的景城。明崇禎中,紀曉嵐的高世祖紀申這一支,遷居離景城三里之遙的崔爾莊。


      經過二百多年,子孫生齒繁衍,到了清代,紀家已成了獻縣屈指可數的大姓了。


      獻縣在直隸省的東南,是京幾通往東南地區的門戶?!澳暇┑奖本?,御道十八弓”,這御道就是從獻縣穿過。這里東臨渤海,西倚太行,南控齊魯,北鎮京衛,又是人文淵藪,漢武帝同父異母的哥哥劉德,封為河間王。都城便設在獻縣。史稱獻王修學好古,實事求是,工于整理古籍,搶救文化遺產,所得皆古文先秦書,被服儒術,六藝俱舉,文約指明,學者宗之。


      紀曉嵐在他的<灤陽消夏錄>中曾說:“余家距海僅百里,故河間古謂之瀛州,地勢趨東以而高,故海岸陡,潮不能出,水亦不能入。九河皆在河間,而大禹導河,不直使入海,引自北行數百里,自碣石乃入?!?


      在<日華書院碑記>中,他概其鄉邑之風土民情謂:“獻縣于河間為大邑,土地沃衍而人多敦本重農,故其民無甚富,亦無甚貧,皆力足以自給。又風氣質樸、小民多謹愿畏法,富貴之家尤不敢逾尺寸,或遇雀鼠之訟,惴惴焉如臨戰陣?!?

      紀家是詩禮傳家的書香門第,紀曉嵐的高祖紀坤,廩膳生,有詩集<花王閣剩稿>行于世。紀曉嵐的曾祖紀鈺,一生多有善行義舉,多次出谷賑饑,全活鄉親無數。他父親紀容舒,康熙恩科舉人,歷官戶部四川山東二司員外郎 ,刑部江蘇司郎中,去云南姚安知府,且著述頗豐,著有<唐 韻考>、<玉臺新詠考異>,俱錄入<四庫全書>,又著有<杜律疏>八卷,載入<四庫全書目錄>。紀曉嵐從小便生長在這樣一個文化積淀頗為雄厚的家庭之中。


      紀曉嵐生出于雍正二年甲辰六月十五日午時,關于他的出世,民間有許多神奇的傳說,史傳也有過記載,江藩所著<漢學師承記>中就說:“河間為九河故道,天雨則洼中汪洋成巨浸,夜有火光。天申(紀曉嵐之祖父)夜夢火光入樓中而公生,火光遂隱。人以為公乃靈物托生也?!?

      這難免有傳奇色彩,但紀曉嵐小時候有“特異功能”卻是真實的事情,在<槐西雜志>中,他曾自述:

      余四五歲時,夜中能見物,與晝無異,七八歲后漸昏閽,十歲后遂全無睹,或夜半睡醒,偶然能見,片刻則如故,十六七歲后以至今,則一兩年或一見,如電光石火,彈指即過,蓋嗜飯日增,則神明日減耳。


      這個時候,他已年近七十,成為文壇的泰山北斗,當不會胡言亂語來欺騙世人。


      紀曉嵐四歲開蒙,從此卷軸筆硯,一生未曾離身。他天資聰穎,讀書過目不忘,被視為神童。


      十一歲那年,紀曉嵐隨父親到京師,不久,與當時有名的學者李穆堂(紱)、方望溪(苞)相往來,并師從董邦達,同在一起切磋的朋友有劉補山、蔡季實、竇元調、陸青來、李應弦、陳楓崖、李云舉、霍舉仲等。這些人后來大都成為一代名流。


      這段時間潛心讀書和廣為交游,使紀曉嵐在二十四歲那年考上了順天鄉試的第一名。乾隆十九年甲戌會試,他中二甲第四名進士,改庶吉士,從此步入翰林。

      紀曉嵐三十六歲奉命典試三晉,第二年充任國史館總纂,不久又提督福建學政,可謂是青年才俊了。這個期間,他參與纂輯<熱河志>,重訂<張為主客圖>,輯<沈氏四聲考>,重訂史雪?。硷L雅遺音>,著<南行雜詠>,刪定<陳后山集>、<帝京景物略><史通削繁>

      四十五歲,紀曉嵐被授予侍讀學士,就在這一年,因牽扯了他姻親盧見曾的官司,他被發配烏魯木齊。


      兩年的大漠風沙沒有使他意志頹唐,卻讓他更加參透了人生的三味,讓他變得更豐厚、更扎實了。一百六十首<烏魯木齊雜詩>,洋溢著他的才情,也蘊藉著他對人生的大思考。

      恩命召還,治裝東歸,走了四個多月才回到冠蓋云集的京華。紀曉嵐恍如隔世,面對友人贈送的一張<八仙對弈圖>,他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十八年來閱宦途

      此心久似水中鳧

      如何才踏春明路

      又看仙人對弈圖

      局中局外兩沉吟

      猶是人間勝負心

      那似頑仙癡不醒

      春風蝴蝶睡鄉深。

      他對“世事如棋”發出了感慨,他向往“春風蝴蝶睡鄉深”的悠閑境界。但這不過是一種心靈的憧憬而已。

      這一年,他點勘了《瀛奎律髓》、《文心雕龍》、《王子安集》、《韓致堯集》、《唐詩鼓吹》、諸書。

      紀曉嵐五十歲,天降大任于斯人,受詔總篡《四庫全書》,他一生的榮耀與輝煌,在此達到了頂點。

      《四庫全書》是一項曠古文化工程,紀曉嵐入主四庫館,十有余年,凡六經傳注之得失,諸史記載之異同,子集之支分派別,罔不扶奧提綱,溯源徹尾。它著錄書籍三千四百六十一種。七萬九千三百零九卷,存目書籍六千七百九十三種,九萬三千五百五十一卷,總計一萬零二百五十四種,十七萬二千八百六十卷,幾乎囊括了乾隆以前中國歷史上的主要典籍。

      紀曉嵐又瘁畢生之力,著《四庫全書總目》,撮著作之大凡,審傳本之得失,成為中國目錄學的巨著。又編《四庫全書簡明總目》二十卷,大而經史子集,以及醫卜詞曲之類,提綱摯領,別采精要。

      紀曉嵐生活的年代,是所謂“雍乾盛世”,也是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日益激化的一個時代。尤其是乾隆皇帝在位期間,封建專制統治發展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這一歷史時期的顯著特點,便是大規模文字獄的興起。

      有清以來,嚴酷的文化專制從康熙帝始,到雍正朝為發軔。紀曉嵐出生的第二年,便有川陜總督年羹堯的文字獄。紀曉嵐五歲那年,即有呂留良文字獄、謝濟世私注《大學》誹謗案等。雍正朝十三年,文字獄近二十起,乾隆朝六十年,文字獄有一百三十余起,這是僅僅見諸于史冊的記載,被湮滅者尚不在其數。

      乾隆朝的文字獄五花八門。它的罪名有妄議朝政、謗訕君上、妄為著述、不避圣諱、篡擬禁史、懷戀勝國、收藏禁書、隱匿不首、隱寓譏諷、私懷怨望、多有悖逆之詞、隱藏抑郁之氣等。用最荒唐的邏輯推理,胡亂引申作者原意,只憑想象斷定作者動機,使一大批無辜人受到迫害。在受害人當中,既有一般生員、塾師、舉人等中下層知識分子,也有宗室貴族及政府官吏,此外還有商人、僧侶、江湖術士等。文字獄的株連,也遠遠超過了《大清律》的規定。制造文字獄是乾隆一生政治活動中的一個重要內容,也是其文化政策中的一個重要方面。借文字獄打擊朋黨、提高皇權,至少在雍乾二朝是個發明。

      乾隆構筑文字獄的手法也是十分卑劣的。

      文字獄高潮期間,所有的統治機器為了清查案情、追究同黨、查繳書版而全速運轉。觸此網者,或被凌遲,或被砍頭,或被流徙,便是墳墓里的僵尸也不放過。文網恢恢,甚至連那些偶爾信手涂鴉的瘋子也不能幸免。乾隆朝瘋漢文字獄有二十起之多,可視為一大奇觀。


      紀曉嵐就是在這樣一片文化專制的風聲鶴唳之中,入主《四庫全書》篡修之事的。

      作為乾隆帝“文治武功”的一項重要內容,開館修《四庫》是他對知識分子“胡蘿卜加大棒”式的籠絡和威逼,在種種文化專制的高壓之下,從事這項工作的危險決非聳人聽聞。

      一方面,隨著禁書政策的日益嚴厲,修書過程中,不斷有書籍被指控為違礙而遭禁毀,《四庫》開館期間的五十余起文字獄,大多是從修書得到的“眼線”。僅是乾隆四十五年,為了徹底清理“違礙”字句,乾隆帝傳諭,四庫館對存目書及準備發還藏書家的書籍進行檢索,總計查出了應毀書一百四十四部,抽毀書一百八十一部,數量之大,令人瞠目。長達十九年的禁書活動中,共禁毀圖書三千一百余部,銷毀書版八萬塊以上。這個統計數字,尚不包括民間自行銷毀之書版。

      另一方面,雖然四庫館臣屢被恩寵,賞哈密瓜,賜千叟宴,然因繕寫違制或校書訛錯,動輒得咎。紀曉崗屢被記過,因《古文尚書》、揚子《法言》等書多次獲咎,出錢賠寫過校錯書籍,幾次被罰往承德校書,頗有幾番險象叢生。然而他比起陸費墀來,還算是幸運的。乾隆五十二年,帝于進呈全書中發現違礙字句,令重新繕寫,并嚴飭館臣,總校陸費墀困此賠光了家產,憂憤而死,死后仍被抄沒房產祖業,只留下兩千兩之數作為家屬贍養。另一總纂陸錫熊,則在赴盛京(沈陽)校書途中,連凍帶嚇,死于客次。

      難能可貴的是,在這種種高壓之下,紀曉嵐還是以一己之力,保護了一大批書籍免遭秦火。

      紀曉嵐的仕途基本上是順暢的,他一直是乾隆皇帝的一個寵臣,這并非是他處事圓滑。他曾自作挽聯曰:“浮沉宦海如鷗鳥,生死書叢似蠹魚,”可謂心境之真實寫照。他要在夾縫中生存,其實難矣哉。

      朝鮮書壯官徐有聞說過:“和珅專權數十年,內外諸臣無不趨走,惟王杰、劉墉、董誥、紀昀、鐵保、玉保諸人,終不依附?!?

      朝鮮冬至書壯官沈永興,曾評價紀曉嵐:“尚書紀昀,文藝超倫、清白節儉,雖寵愛不及和珅,而甚敬重之。一弊裘七八年?!奔o曉嵐能夠潔身自好,不與權臣同流合污,是一個知識分子氣節之所在。

      紀曉嵐以才華橫溢名世。他閎覽博聞,文情華瞻,于書無所不通,貫徹儒籍,修率性情,時人稱為通儒。他在學術上的建樹是多方面的,在音律學、考據學、譜牒學、目錄學諸方面皆可扛鼎。

      他不輕率著書。嘗謂:

      吾自校理秘書,縱觀古今著述,知作者固己大備,后人竭其心思才力,要不出古人之范圍,其自謂過之者,皆不知量之甚者也。

      陳康祺《郎潛紀聞二筆》也曾說他平生未嘗著書,間為人作序記碑表之屬,亦隨地棄擲,未嘗存稿。從以上他的話可以看出一個真正的飽學之士的謙虛。

      七十歲的紀曉嵐曾總結過他自己的心路歷程:

      余性耽孤寂,而不能自閑,卷軸筆硯,自束發至今,無數十日相離也。三十以前,講考證之學,所坐之處典籍環繞如獺祭。三十之后,以文章與天下項馳驟。抽黃對白,恒徹夜構思。五十以后,領修秘籍,復折而講考證。今老矣,無復當年之意興,惟時拈筆墨,追錄舊聞,姑以消遣歲月而矣......大旨期不乖于風教。

      總篡《四庫全書》的艱辛與躬謹已印證了他驚人的意志力和博大精深的學識。

      即使是在時人眼中,他的行為方式和思想方式也與常人迥異。比如,他終生不吃米谷,面只有偶爾食之,飲酒時只豬肉一盤,熬茶一壺。宴請客人吃飯,唯舉箸而已。英熙齋曾見他的仆人捧火肉一盆,約三斤多,紀曉嵐一邊說話一邊吃,須臾而今,這一餐飯就算打發了(事見沈云龍輯《清代明人軼事》)?!睹钕泯S叢話》記他在家時,幾案上必羅列榛、梨、棗之屬,隨手攫食,時不住口,因此人們說他是猴精轉世。

      雖然以肉當谷,但紀曉嵐卻不吃鴨肉?!堵犓蓮]詩話》云:“西溟不食紀文達不食鴨。自言雖良庖為之,亦覺腥穢不下咽。且賦詩云:靈均滋芳草,乃不及梅樹。海棠傾國姿,杜陵不一賦?!?

      另外,紀曉嵐平生不善飲酒,嘗自述:“平生不飲如東坡,銜杯已覺朱顏酡。今日從君論酒味,何殊文士談兵戈?!奔o曉嵐不以不善飲為憾事,且將此同蘇東坡相比,以為雖不能飲酒,卻自有其旁觀者的樂趣在,再詩謂“仆雖不能飲,跌宕亦自喜,請為壁上觀,一笑長風起?!?

      在紀曉嵐時代,滄州所出產的滄酒馳名海內,聲譽如同今日之茅臺,一罌可值四五金。然地方釀酒人為防征求無饜,相約不以真酒應官,雖笞捶不肯出,十倍其價亦不肯出。地方最高行政長官,連一滴酒也嘗不到,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滄州酒有許多神妙之處,一是舟車運輸,一搖味即變,須在安靜處澄半月,其味乃復。二是庋閣保存二年者,可再溫一次;十年者,溫十次如故,十一次則變味。一年者再溫即變,二年者三溫即變,毫厘不能假借。紀曉嵐的同年好友董曲江的叔叔董思任,最嗜酒,他做滄州牧時,竟連一口滄酒沒能嘗到。罷官后,再到滄州,一位進士請他喝滄酒,他喝了如醍醐灌頂,大發感慨曰:“吾深悔不早罷官”。紀曉嵐的《欒陽續錄》記下了這段佳話。雖不善飲,然紀曉嵐卻頗知酒之三味。

      跟他不能飲酒可相提并論的,是他極嗜旱煙,且煙道頗為出神入化?!肚灏揞愨n》記:

      河間紀文達公,嗜旱煙,斗最大,能容煙葉一兩許。煙草之中,有黃煙者,產于閩,文達亦嗜之。

      又記:

      紀文達有戚王某喜吸蘭花煙,入珠蘭花于中,吸時甚香,然王之煙斗甚小。一日訪文達,自謂煙量之宏,文達而語之曰:“吾之斗于君之斗奚若?!蹦艘砸恍r賽吸,于是文達吸七斗,王亦僅得九斗也。

      《芝音閣雜記》也記載他的煙槍甚是巨大,煙鍋亦絕大無朋,能裝煙三四兩,每裝一次,可自虎坊橋宅邸至圓明園,吸之不盡,都人中稱他作“紀大煙袋”。有一天他的煙袋丟了,別人都替他著急,他卻連說無妨,第二天去東小市,果然見一小攤上擺著他的煙槍,于是以微值購還。因為這支煙槍奇大,別人得之無用,況且京中絕無第二支,所以容易找回來。因為嗜煙,紀曉嵐也實在鬧出不少類似“靴筒走水”之類的笑話。

      紀曉嵐感情生活,是典型的顯貴方式。十七歲那年,他娶東光縣望族、時任城武縣令的馬永圖之女為妻。操辦這件婚事的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紀晫(字晴湖),紀晫比紀曉嵐年長十八歲,幼時提挈保護,逾于所生,為紀曉嵐娶親,又花費數百金,而她自己嫁女兒,僅略具簪環衣裳而已。紀曉嵐對這門親事是滿意的。但是他又廣續妾媵,這件事也得到了他那位兄長的認可,他自記謂:“公(紀晫)自少至老無二色,昀頗妾媵,公弗禁,曰:妾媵猶在禮法中,并此強禁,必激而蕩于禮法外矣?!保ā恫智绾怪俱憽罚?

      在眾多的妾媵中,他最喜歡的沈氏和郭氏。沈氏字明玕,其祖上為長洲人,流寓河間。明玕神思朗徹,殊不類小家女,曾說:“女子當以四十以前死,人猶悼惜。青裙白發,作孤雛腐鼠,吾不愿也”。明玕死時,年僅三十歲。郭氏名彩符,死時年齡也很輕。紀曉嵐為她們題寫了許多詩篇,極其纏綿悱惻。他為郭氏寫的悼詩,其一云:

      風花還點舊羅衣,

      惆悵酴釄片片飛。

      恰記香山居士語,

      春隨樊素一時歸。

      他為沈氏所寫的悼詩謂:

      幾分相似幾分非,

      可是香魂月下歸。

      春夢無痕時一瞥,

      最關情處在依稀。

      到死春蠶尚有絲,

      離魂倩女不須疑。

      一聞驚破梨花夢,

      卻記銅瓶墮地時。

      而紀曉嵐為馬氏寫的祭文,卻充滿著禮教,而無愛戀之情。他之所以對馬氏還比較滿意,一是她顯赫的家世,二是她賢淑的女德。馬氏對沈氏明玕,不僅不潑醋,反而疼愛有加,待如親生女兒,這使紀曉嵐非常感動。然而紀曉嵐的情愛觀畢竟沒有走出一般士大夫的圈子,他極力主張守節是一種順化自然的愛情極致,在他所著的《閱微草堂記》中,許多情愛故事都反映了他的這種觀念。

      八十歲后的紀曉嵐似乎已進入他生命的暮年,但這只是生理上的現象。在他的一生中,他很少有袖手不問世事的時候。在他去世的前二年,還上奏摺駁山東巡撫請增設左丘明五經博士,并且為婦女請命,認為橫遭侮辱屈死的婦女,應打破循例予以旌表,視同屈死的烈士忠臣。這個舉動在當時頗有驚世駭俗之意義。

      嘉慶十年乙丑正月初六日,紀曉嵐調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少保,并管國子監事。二月,他負責祭奠田妃事宜,充先醫廟承祭大臣,這次他感染了風寒,遂一病不起。

      紀曉嵐卒于是年二月十四日,享年八十二歲,謚文達,取“敏而好學可為文,授之以政無不達”之意。

      在他死后的第二年,《四庫全書》的續補、繕錄及???,全部告竣。








      紀曉嵐傳略

      朱惠民    

      紀昀,字曉嵐,一字春帆,晚號石云,又號觀弈道人。生于清雍正二年(1724)六月,卒于嘉慶十年(1805)二月,歷雍正、乾隆、嘉慶三朝,享年八十二歲。因其“敏而好學可為文,授之以政無不達”(嘉慶帝御賜碑文),故卒后謚號文達,鄉里世稱文達公。

      紀昀祖籍為應天府上元縣,傳其家為紀家邊。明永樂二年(1404),奉命“遷大姓實畿輔”(乾隆《獻縣志》),始遷來獻縣,入安民里四甲籍,卜居獻縣城東九十里之景城鎮。到紀曉嵐,北遷已十四世。

      紀氏遷獻后主要從事農業,由于原來家底厚,很快成為獻縣富戶,但比較開明。某年,遇大災,流民甚多。紀氏舍糧放粥,招官怨被誣入獄,并令其自己出錢蓋牢房,鑿水井。水井鑿于縣城東門外,人稱紀家井,解放初尚存。此后紀氏銳意讀書仕進,成為書香門第。至明末,受到農民起義的打擊和清兵入關的變亂,家道中落,四散奔逃,紀曉嵐的兩位伯曾祖避亂河間,城破被殺。但稍一安定,“便勤鉛槧,再理丹黃”(紀鈺碑文),讀書不輟。有據可考,自紀曉嵐上推七世,都是讀書人。高祖紀坤,庠生,屢試不第,有詩名,著有詩集《花王閣剩稿》。曾祖父紀鈺,十七歲補博士弟子員,后入太學,才學曾受皇帝褒獎。祖父紀天申,監生,做過縣丞。父親紀容舒,康熙五十二年(1713)恩科舉人,歷任戶部、刑部屬官,外放云南姚安知府,為政有賢聲。其道德文章,皆名一時,尤長考據之學,著有《唐韻考》、《杜律疏》、《玉臺新詠考異》等書。至紀容舒,紀氏家道衰而復興,更加重視讀書,遺訓尚有“貧莫斷書香”一語。紀曉嵐為紀容舒次子,他就是出生于這樣一個世代書香門第。

      紀曉嵐兒時,居景城東三里之崔爾莊。四歲開始啟蒙讀書,十一歲隨父入京,讀書生云精舍。二十一歲中秀才,二十四歲應順天府鄉試,為解元。接著母親去世,在家服喪,閉門讀書。三十一歲考中進士,為二甲第四名,入翰林院為庶吉士,授任編修,辦理院事。外放福建學政一年,丁父憂。服闋,即遷侍讀、侍講,晉升為右庶子,掌太子府事。乾隆三十三年(1768),授貴州都勻知府,未及赴任,即以四品服留任,擢為侍讀學士。同年,因坐盧見曾鹽務案,謫烏魯木齊佐助軍務。召還,授編修,旋復侍讀學士官職,受命為《四庫全書》總纂官,慘淡經營十三年,《四庫全書》大功告成,篇帙浩繁,凡三千四百六十種,七萬九千三百三十九卷,分經、史、子、集四部。紀并親自撰寫了《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凡二百卷,每書悉撮舉大凡,條舉得失,評騭精審。同時,還奉詔在《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基礎上,精益求精,編寫了《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二十卷,為涉獵《四庫全書》之門徑,是一部研究文史的重要工具書?!端膸烊珪返男蕹?,對于搜集整理古籍,保存和發揚歷史文化遺產,無疑是一重大貢獻。紀曉嵐一生精力,悉注于此,故其他著作較少。在主編《四庫全書》期間,紀曉嵐由侍讀學士升為內閣學士,并一度受任兵部侍郎,改任不改缺,仍兼閣事,甚得皇上寵遇。接著升為左都御史?!端膸烊珪沸蕹僧斈?,遷禮部尚書,充經筵講官。乾隆帝格外開恩,特賜其紫禁城內騎馬。嘉慶八年(1803),紀曉嵐八十大壽,皇帝派員祝賀,并賜上方珍物。不久,拜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少保銜,兼國子監事。他六十歲以后,五次出掌都察院,三次出任禮部尚書。紀曉嵐卒后,筑墓崔爾莊南五里之北村。朝廷特派官員,到北村臨穴致祭,嘉慶皇帝還親自為他作了碑文,極盡一時之榮哀。

      紀曉嵐一生,有兩件事情做得最多,一是主持科舉,二是領導編修。他曾兩次為鄉試考官,六次為文武會試考官,故門下士甚眾,在士林影響頗大。其主持編修,次數更多,先后做過武英殿纂修官、三通館纂修官、功臣館總纂官、國史館總纂官、方略館總校官、四庫全書館總纂官、勝國功臣殉節錄總纂官、職官表總裁官、八旗通志館總裁官、實錄館副總裁官、會典館副總裁官等。人稱一時之大手筆,實非過譽之辭。紀曉嵐晚年,曾自作挽聯云:“浮沉宦海同鷗鳥;生死書叢似蠹魚”,堪稱其畢生之真實寫照。

      紀曉嵐天資穎悟,才華過人,幼年即有過目成誦之譽,但其學識之淵博,主要還是力學不倦的結果。他三十歲以前,致力于考證之學,“所坐之處,典籍環繞如獺祭。三十以后,以文章與天下相馳驟,抽黃對白,恒徹夜構思。五十以后,領修秘籍,復折而講考證”(《姑妄聽之》自序),加之治學刻苦,博聞強記,故貫徹儒籍,旁通百家。其學術,“主要在辨漢宋儒學之是非,析詩文流派之正偽”(紀維九《紀曉嵐》),主持風會,為世所宗,實處于當時文壇領袖地位。紀曉嵐為文,風格主張質樸簡淡,自然妙遠;內容上主張不夾雜私怨,不乖于風教??吹贸?,他很重視文學作品的藝術效果。除開其階級局限外,其在文風、文德上的主張,今天仍不失其借鑒價值。紀曉嵐以才名世,號稱“河間才子”。但一生精力,悉付《四庫全書》。又兼人已言之,己不欲言,故其卒后,只有筆記小說《閱微草堂筆記》和一部《紀文達公遺集》傳世?!堕單⒉萏霉P記》共五種,二十四卷,其中包括《灤陽消夏錄》六卷,《如是我聞》四卷,《槐西雜志》四卷,《姑妄聽之》四卷,《灤陽續錄》六卷,自乾隆五十四年(1789)至嘉慶三年(1798)陸續寫成。嘉慶五年(1800),由其門人盛時彥合刊印行。本書內容豐富,醫卜星相,三教九流,無不涉及,知識性很強,語言質樸淡雅,風格亦莊亦諧,讀來饒有興味。內容上雖有宣傳因果報應等糟粕的一面,但在不少篇章,尖銳地揭露了當時的社會矛盾,揭穿了道學家的虛偽面目,對人民的悲慘遭遇寄予同情,對人民的勤勞智慧予以贊美,對當時社會上習以為常的許多不情之論,大膽地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和主張,所以仍不失為一部有很高思想價值和學術價值的書籍。當時每脫一稿,即在社會上廣為傳抄,同曹雪芹之《紅樓夢》、蒲松齡之《聊齋志異》并行海內,經久不衰,至今仍擁有廣大讀者。魯迅先生對紀曉嵐筆記小說的藝術風格,給予很高的評價,稱其“雋思妙語,時足解頤,間雜考辨,亦有灼見。敘述復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后來無人能奪其席”(《中國小說史略》)。其《紀文達公遺集》,是紀曉嵐的一部詩文總集,包括詩、文各十六卷,為人作的墓志銘、碑文、祭文、序跋、書后等,都在其中。此外還包括應子孫科舉之需的館課詩《我法集》,總之多系應酬之作。另外,二十歲以前,在京治考證之學,遍讀史籍,舉其扼要,尚著有《史通削繁》多卷,為學者掌握和熟悉中國史典提供了方便。

      在政治上,紀曉嵐也是很有見地的,惜為其文名所掩。他認為,“教民之道,因其勢則行之易,拂其勢則行之難”。主張“酌乎事勢”,趨利避害。也就是根據實際情況,實行因勢利導。其目的在于避免因矛盾激化而引起一決橫流,出現明末農民大起義那種局面。紀曉嵐的家族,在明末動亂中經受過嚴重的挫折和打擊。紀曉嵐重視民情,因勢利導的主張,不能不說是一種經驗之談。同時也說明,他對當時在“盛世”掩蓋下的各種社會矛盾,看得比較尖銳。正是由于這一點,他對民間疾苦比較關注。乾隆五十七年(1792)夏,北京附近遭受嚴重水災,盜賊蜂起,大批饑民擁入京師就食,秩序十分混亂,大有干柴烈火,一點就著之勢。紀曉嵐看到這種情勢,急忙向皇帝上疏陳情,剖析利害,奏請截留南漕官糧萬石,到災區設粥放賑,京師饑民不驅自退,社會秩序安定下來。雖然其主觀上是為了維護朝廷統治,但在客觀上幫助災民度過了饑荒,不能不說是一宗善政。

      在政治上提倡“酌乎事勢”,因勢利導,在理論上就不能不起來批判宋儒之苛察。自從宋儒提出“存天理,滅人欲”的口號以后,流毒明清,三綱五常等封建倫理道德被抬到了嚇人的高度,程朱理學成了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一些道學家只會空談義理性命,一遇實際問題,就茫然如墜五里霧中。等而下之的,更是一些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偽君子。紀曉嵐對道學家的迂腐和虛偽十分痛恨,其冷嘲熱諷,但有機會,一觸即發,措詞也相當尖刻。在《閱微草堂筆記》的一則故事中,他甚至借冥王之口,向社會疾呼道:“宋以來固執一理而不揆事勢之利害者,獨此人也哉!”在他八十歲那年,還挺身而出,就烈女范疇問題向程朱理學展開了一場挑戰。有司規定,婦女抗節被殺者為烈女,予以旌表;而對“捆縛受污,不屈見戕”者,不以烈女視之,例不旌表。紀對此大不以為然,以為純屬道學家不情之論。他公然鄭重上表稱:“捍刃捐生,其志與抗節被殺者無異。如忠臣烈士,誓不從賊,雖縛使跪拜,可謂之屈膝賊廷哉?”經他慷慨陳詞,皇帝“敕下有司,略示區別,予以旌表”。紀曉嵐無疑是勝利了。這雖然是在封建統治階級內部的一場爭論,但在如何看待婦女這個社會問題上,當時還是有積極意義的。

      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稱紀曉嵐“處世貴寬,論人欲恕”,是十分中肯的。他與那些虛偽的道學先生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物。紀曉嵐及其作品,都是很值得研究的。




      紀曉嵐年表-嘉慶年間

      孫 建    


      雍正二年 甲辰 1724年 1歲

      六月十五日午時出生于直隸河間府獻縣崔爾莊(今屬河北滄縣)。

      其時,祖父天申五十九歲,繼祖母張氏四十七歲;父容舒三十八歲,母張氏二十九歲。

      雍正三年 乙巳 1725年 2歲

      河間、獻縣大饑,祖父天申捐米六千石,煮粥賑濟災民。

      四月,大將軍年羹堯被貶為杭州將軍,岳鐘琪署理川陜總督。

      雍正五年 丁未 1727年  4歲

      從師于交河(今屬河北泊頭)老儒及孺愛,開始讀書寫字。

      雍正七年 己酉 1729年 6歲

      三月,岳鐘琪為寧遠大將軍,分領西部和北部兵營,籌備出征準噶爾部。

      六月,雍正帝誓師南海子。因西北即將用兵,設軍機房,即此后之軍機處,代替內閣。軍機處制度,由大學士張廷玉擬定。

      雍正九年 辛亥 1731年 8歲

      四月,準噶爾部進犯吐魯番。

      雍正十年 壬子 1732年  9歲

      五月十四日,祖父天申卒。

      十月,岳鐘琪因用兵失誤,被奪公爵,削職拘禁。

      雍正十一年 癸丑 1733年 10歲

      二月,愛新覺羅·弘歷被封為寶親王。

      夏,隨侍祖母于滄州上河涯別墅。

      雍正十二年 甲寅 1734年 11歲

      父容舒官戶部,隨父進京,寓于岳鐘琪虎坊橋故邸。

      雍正十三年 乙卯 1735年 12歲

      八月二十三日,雍正帝駕崩,寶親王弘歷即位,次年改元乾隆。

      是年,南宮(今屬河北)鮑梓出任獻縣教諭。

      乾隆元年 丙辰 1736年 13歲

      三月,諭令頒《十三經》、《二十一史》于各省會及府州縣學,又命將康熙帝御制《周易折中》、《性理精義》、《朱子全書》及《詩》、《書》、《春秋》各傳、說,匯纂成書,存諸太學,刊示士子。

      九月,舉行博學鴻詞科,各省督、撫共保薦一百七十六人,取中劉綸等十五人,分別授予編修、檢討、庶吉士。

      乾隆二年 丁巳 1737年 14歲

      是年,聽史松濤先生與父容舒講一貪官故事,后寫入《灤陽消夏錄》。

      乾隆三年 戊午 1738年 15歲

      與陳楓崖、竇鼐、劉補山、蔡季實、劉西野、李應弦、陸青來等人,同師事董邦達。

      夏,返回獻縣,與從兄紀昭、紀易讀書于崔爾莊三層樓上。

      乾隆四年 己未 1739年 16歲

      與東光(今屬河北)李云舉、霍養仲就讀于北京生云精舍,師事李云舉之兄李若龍。

      乾隆五年 庚申 1740年 17歲

      自京師還鄉,準備應童子試?;槿|光馬永圖之女為妻。馬氏年長曉嵐三歲。

      乾隆六年 辛酉 1741年 18歲

      正月,詔令各省督撫、學政留心采訪近世“研究六經,闡明性理”之著述,隨時進呈。

      十二月,左都御史劉統勛奏請裁抑大學士張廷玉勢力。

      乾隆七年 壬戌 1742年 19歲

      三月,革職侍郎方苞奉旨在三禮館效力贖罪,分纂《周禮》已竣。后因年老多病,賞給翰林院侍講頂戴,準其回籍。

      乾隆八年 癸亥 1743年 20歲

      讀書于岳父馬永圖家,學問日進。

      正月,撰《〈安陽縣志〉序》。

      十二月二十七日,長子汝佶生。

      乾隆九年 甲子 1744年 21歲

      仍就讀于岳父馬永圖家,得見《馬氏家乘》舊譜。

      在河間府應科試,學使趙大鯨擢為第一名秀才。

      乾隆十年 乙丑 1745年 22歲

      冬,在河間應歲試。

      乾隆十一年 丙寅 1746年 23歲

      四月,介福由太仆寺卿遷內閣學士。介福,紀曉嵐會試座師之一。

      乾隆十二年 丁卯 1747年 24歲

      三月,路過天津,聞有烈女張氏未嫁夫死,自溺以殉,次年作《張烈女詩》。

      八月,應順天鄉試,名列第一,座師阿克敦、劉統勛,房師陳鍔。從兄紀昭同年舉于鄉。

      九月十三日,次子汝傳生。

      是年,結識劉統勛之子劉墉。

      乾隆十三年 戊辰 1748年 25歲

      參加會試,因“以經破題”,落第。

      三月,清廷繼續用兵于大金川。

      四月,諭今岳鐘琪為征剿大金川提督。

      是年,與秦大士、盧文弨、張坦、周筠奚、陳筠亭、王又會、左羹塘、丁藥圃、錢大昕、從兄紀昭等人結成文社,看花命酒,詩句唱和。

      同年,納侍姬郭彩符,郭時年十三。

      乾隆十四年 己巳 1749年 26歲

      在京師準備應禮部試。

      十一月,大學士張廷玉以原官致仕。

      乾隆十五年 庚午 1750年 27歲

      四月十六日,母張氏卒。

      乾隆十六年 辛未 1751年 28歲

      在京師習制義,與田中儀、宋弼、董元度等過從甚密。

      乾隆十七年 壬申 1752年 29歲

      七月,與聶際茂、法南野、田中儀、宋清遠(宋弼之父)聚會于宋弼家,大談狐仙故事。

      是年,聶際茂被曉嵐聘為西席。

      乾隆十八年 癸酉 1753年 30歲

      乾隆十九年 庚午 1754年 31歲

      四月三十日,會試中第二十二名,正考官為大學士陳世倌,副考官為禮部侍郎介福、內閣學士錢維城,房師孫人龍,讀卷官為楊錫紱;廷對奏策,列二甲第四名,進士及第,改翰林院庶吉士。

      夏,同年姜炳璋將史榮著《風雅遺音》贈與曉嵐。

      是年,父容舒云南姚安知府任滿,回鄉守母孝。

      準噶爾部的阿睦爾撒納率眾來降。

      戴震至京。

      乾隆二十年 乙亥 1755年 32歲

      與錢大昕、王昶、朱筠等折節結交戴震。曉嵐聘戴震為西席。

      二月,清廷兩路出師,進攻達瓦齊,平定伊犁。

      三月,準噶爾各部先后來降,行獻俘大禮,曉嵐撰《平定準噶爾賦》。

      是年,父容舒刊訂《景城紀氏家譜》。

      編次《張為〈主客圖〉》。

      鮑梓因病辭去獻縣教諭。至此,鮑連任獻縣教諭七屆,長達二十年,

      為獻縣培養出五個 進士,曉嵐即出其門下。

      乾隆二十一年 丙子 1756年 33歲

      二月,阿睦爾撒納復叛,清軍開至伊犁,阿逃往哈薩克。

      夏,為戴震刊印《〈考工記〉圖注》,并為之序。

      秋,因纂修《熱河志》,扈從熱河。

      乾隆二十二年 丁丑 1757年 34歲

      散館,授編修,擢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充日講起居注官。

      從兄紀昭成進士。

      是年,撰《沈氏四聲考》二卷,斷定陸法言《切韻》“實竊據沈約而作”。

      乾隆二十三年 戊寅 1758年 35歲

      大考,列二等第七名,充武英殿纂修。

      五月十七日,三叔容雅卒。

      秋,好友田中儀卒。

      乾隆二十四年 己卯 1759年 36歲

      充功臣館總纂。

      正月二十日,撰《書張氏重刊〈廣韻〉后》。

      正月二十五日,閱《通考》所載《五音韻譜》前后二序,撰《書毛氏重刊〈說文〉后》。

      二月,撰《〈沈氏四聲考〉序》。

      六月,《唐人試律說》由外甥馬葆善繕勒成卷。

      業師董邦達招飲,為曉嵐作《秋林覓句圖》;秋,錢塘沈朗為曉嵐作小像,董邦達又為其補成《幽篁獨坐圖》。

      七月,充山西鄉試正考官。

      乾隆二十五年 庚辰 1760年 37歲

      充任國史館總纂,并充會試同考官。

      二月,審定史榮《風雅遺音》,自為序。

      九月,復閱《唐人試律說》,重為點勘增補,重自為序。

      是年,又撰《書韓致堯〈翰林集〉后》、 《書〈八唐人集〉后》,繼而點閱《香奩集》。

      乾隆二十六年 辛巳 1761年 38歲

      以京察一等,道府記名,充庶吉士小教習、方略館總校。

      春,告假養病,天津北倉趙姓姻家請題主,奉父命前往,歸宿于楊村。

      十月十日,編定《庚辰集》,自為序。

      乾隆二十七年 壬午 1762年 39歲

      閏五月二十四日,刊刻《庚辰集》,再為序。

      六月,從座師錢維城處借閱《后山集》,開始鉤稽繕錄。

      秋,充順天鄉試同考官。

      十月初八,離京赴福建學政任。

      是年,刪正《才調集》,點論李商隱、黃庭堅詩集,輯《唐人詩略》八卷,撰《南行雜詠》一卷。

      乾隆二十八年 癸未 1763年 40歲

      仍任福建學政。

      十月,按試汀州。

      十一月初六,補授翰林院侍讀。

      乾隆二十九年 甲申 1764年 41歲

      夏,父容舒至福建學政官署,不久還鄉。

      七月三十日,完成《后山集》的鉤稽繕錄,撰《書〈后山集鈔〉序》于福建學政署之鏡煙堂,并 編定《鏡煙堂十種》。

      八月二十五日,父容舒卒,奔喪還鄉守孝。

      乾隆三十年 乙酉 1765年 42歲.

      四月,宿岳父馬氏家。

      八月,長子汝佶中舉。

      乾隆三十一年 丙戌 1766年 43歲

      服喪里居。

      七、八月間,門人李文藻求曉嵐為其父撰墓志銘。

      九月二十七日,三子汝似生。

      是年,續修《紀氏家譜》,撰《景城紀氏家譜序例》,又撰《〈馬氏重修家乘〉序》、《〈渠陽王氏世系考〉序》、《〈河間孔氏族〉序》、《〈棠樾鮑氏宜忠堂支譜〉序》、《〈汾陽曹氏族譜〉序》等,并刪正《帝京景物略》,自為二序。

      乾隆三十二年 丁亥 1767年 44歲

      正月,服闋赴補,補授翰林院侍讀,充日講起居注官,授左春坊左庶子。又任三通館提調兼纂修,奉詔續修《通典》、《通志》, 改訂《文獻通考》。

      是年,刪削浦起龍注《史通》,名之曰《史通削繁》。

      乾隆三十三年 戊子 1788年 45歲

      二月初九,補授貴州都勻知府。乾隆帝以其“學問素優,予以外任,轉恐不能盡其所長,著以四品銜,仍留庶子任”。

      四月十四日,乾隆帝于太和殿親試翰林等官,曉 嵐列二等十六名,授翰林院侍讀學士。

      六月二十五日,兩淮節年提引案發,涉及曉嵐姻親盧見曾(曉嵐長女嫁見曾孫蔭文),將查封其家產。曉嵐先為漏言傳信,獲罪革職。

      八月,謫戍烏魯木齊。途中過陜西,在同年謝寶樹官署小住。

      乾隆三十四年 己丑 1769年 46歲

      到達烏魯木齊,任戍所印務章京。

      二月,朱珪出任山西布政使。

      五月至十一月,門生李文藻為謁選居京師百順胡同,多次到曉嵐家問候,并為之檢曝書籍。

      七月,業師董邦達卒,謚文恪。

      乾隆三十五年 庚寅 1770年 47歲

      仍在烏魯木齊佐助軍務。

      八月,從兄紀昭卒。

      十二月,乾隆帝召還曉嵐。

      乾隆三十六年 辛卯 1771年 48歲

      正月,土爾扈特部因不堪忍受沙皇的重重壓榨,東歸祖國。

      二月,治裝東歸,途中吟詩一百六十首,名之曰《烏魯木齊雜詩》。三月初一,自為序。過山西,在朱珪官署留數日。

      六月,至京師,同年錢大昕往候。

      八月,為多次點評的《蘇文忠公詩集》寫序作跋。

      八月初六,評閱《文心雕龍》畢。

      十月初七,迎乾隆帝于密云(今屬北京),立成五言三十六韻《御試土爾扈特部歸順詩》,頗得乾隆帝優獎,復授翰林院編修。

      十二月,撰《〈瀛奎律髓刊誤〉序》。

      是年,與曉嵐一別十六年未見,年已七十二歲高齡的老友聶際茂自山東長山(今山東鄒平)騎驢至京師看望曉嵐,令其激動不已,感賦長句。

      同年,點勘《王子安集》、《韓致堯集》、《唐詩鼓吹》諸書。

      乾隆三十七年 壬辰 1772年 49歲

      重任庶吉士小教習。

      正月初七,撰《〈史通削繁〉序》。

      三月三十日,侍姬郭彩符歿。

      十月,座師錢維城卒,謚文敏。

      乾隆三十八年 癸巳 1773年 50歲

      春,小金川叛亂起。

      二月二十一日,諭令開《四庫全書》館。大學士劉統勛薦曉嵐任總纂官。

      五月初三,業師裘曰修卒,謚文達。

      六月二十五日,座師劉綸卒,謚文定。

      十月,清廷平定小金川叛亂。

      十一月,補翰林院侍讀。

      十一月十六日,座師劉統勛卒,謚文正。

      乾隆三十九年 甲午 1774年 51歲

      正月,清軍進兵大金川。

      正月初八,乾隆帝設詩宴于重華宮,曉嵐以內廷翰林被召。

      三月初三,與《四庫全書》總篡官陸錫熊,纂修翁方綱、朱筠、林澍藩、姚鼐、程晉芳、任大椿、周永年、錢載等三十九人,出右安門十里,至草橋,且聚于曹學閔齋中,舉修禊故事。

      四月,諭令武英殿所刊《四庫全書》活字版定名為武英殿聚珍本。

      五月十四日,因獻書一百零五部,為北方藏書家 之首,蒙賜內府初印《佩文韻府》一部。

      七月,奉旨編撰《四庫簡明書目》。

      八月,諭令仿浙江寧波范氏天一閣規制,建文源、文淵、文津、文溯四閣,以備收藏《四庫全書》。

      九月,直隸鹽山縣民遣兄投送字貼案發,牽扯到曉嵐,幸未獲咎。

      十二月,長子汝佶因與債家涉訟,吏部議處,降三級留任,仍令在館辦理總纂事務。

      是年,納侍姬沈明玕,沈時年十三歲。

      乾隆四十年 乙未 1775年 52歲

      吏部開呈翰林院侍讀學士名單,本無曉嵐之名。乾隆帝以其在《四庫全書》館盡心 盡力,命一并列名。

      十一月,任《勝朝殉節諸臣錄》總纂官。

      乾隆四十一年 丙申 1776年 53歲

      二月,調侍講學士。

      大金川首領索諾木降。至此,大、小金川全境蕩平。

      曉嵐撰《平定兩金川雅》、《平定兩金川頌》。

      夏,承德避暑山莊文津閣成。

      其后,京郊圓明園文源閣成。

      六月,擬定文淵閣的人員編制。

      九月,充文淵閣直閣事、日講起居注官。

      九月三十日,諭令刊印《四庫全書考證》。

      乾隆四十二年 丁酉 1777年 54歲

      正月初四,與曹學閔、曹文埴、王昶等小聚。

      三月二十四日,四庫館臣校書訛誤,交部議處,曉嵐等三人以特旨免。

      五月二十七日,摯友戴震卒,享年五十五歲。

      十月二十九日,乾隆帝賞賜四庫館臣哈蜜瓜,曉嵐等一百五十四人聯句謝恩。

      十一月十九日,伯兄紀晫卒,享年七十二歲。

      是年,京察一等。

      是年,撰《翰林院侍講寅橋劉公墓志銘》,為姻親蘇蘭成 撰《交河縣歲貢生友菊蘇公合葬墓志銘》。

      乾隆四十三年 戊戌 1778年 55歲

      撰《書〈吳觀察家傳〉后》。

      乾隆四十四年 己亥 1779年 56歲

      三月,擢詹事府詹事。

      四月,擢內閣學士,總理中書科。至是,始出翰林院。

      十二月,四庫館應辦各項書籍已全部進呈完畢。

      乾隆四十五年 庚子 1780年 57歲

      正月,乾隆帝南巡,曉嵐撰《五巡江浙恩綸頌》。

      五月,尹壯圖由太仆寺少卿遷內閣學士。

      六月,刪削《明懿安皇后外傳》。

      八月,曉嵐受知師、《四庫全書》正總裁、文淵閣大學士程景伊卒,謚文恭。

      八月十三日,乾隆帝七旬萬壽慶典,曉嵐撰《七旬萬壽賦》。

      九月,奉命與陸錫熊、陸費墀、孫士毅等領纂《歷代職官表》。

      冬,因校書訛誤,被記過三次。

      是年,應獻縣日華書院講席邵玉清之請,撰《日華書院碑記》。

      乾隆四十六年 辛丑 1781年 58歲

      二月十六日,修成《四庫全書總目》二百卷。

      三月,姻親、山西按察使袁守誠卒(曉嵐次女嫁袁守試第三子袁煦),撰《山西按察使司按察使曙海 袁公墓志銘》。

      十月十六日,諭令曉嵐等“詳加???,依例改纂” 《契丹國志》。

      是年,同年朱筠卒,曉嵐制挽聯。

      乾隆四十七年 壬寅 1782年 59歲

      正月,第一份《四庫全書》告成,貯于文淵閣, 曉嵐上《〈欽定四庫全書〉告成恭進表》。

      二月,以《四庫全書》成,乾隆帝臨幸文淵閣賜宴,并賞賚有差。

      四月,調補兵部右侍郎,仍兼直閣事。改任不開 缺,曉嵐創此先例。

      七月,《四庫全書》第二、三、四份抄成。乾隆帝命再續繕三份,分存揚州文匯閣、鎮江文宗閣、杭州文瀾閣。

      七月十四日,諭令纂修《河源紀略》 ,曉嵐、彭元瑞、陸錫熊、陸費墀、吳省蘭、任大椿、王念孫等 皆預其役。

      秋,平原(今屬山東)董元度將東歸,翁方綱、方昂等在城南東湖柳村崇效寺為其餞行,曉嵐等亦前往與其戀別述懷。

      是年,《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二十卷勒成。

      乾隆四十八年 癸卯 1783年 60歲

      三月,轉兵部左侍郎。

      六月十五日,六十壽辰。翁方綱贈《紀曉嵐少司馬六十壽詩》二首。

      是年,為門生梁章鉅祖父撰《梁天池封翁八十序》; 又為王啟緒撰墓志銘。

      乾隆四十九年 甲辰 1784年 61歲

      二月,乾隆帝南巡出發前,以御制《濟水考》寄曉嵐,命其據各說經家及輿地家之說詳考之,文成后復奏。

      三月,充會試副考官。洪亮吉應此次會試。該房編修祥慶閱卷最遲,至四月四日方將全部試卷呈遞正、副主考。曉嵐奇賞洪卷,必欲置第一。監試豐潤、鄭澄等因得卷遲而疑之,欲移之四十名外。曉嵐堅執與爭,胡高望調停其事,遂置不錄。曉嵐在洪亮吉卷尾賦《惜春詞》六首寄意,又去洪之寓所相訪。

      十一月二十七日,四子汝億生。

      是年,又知武會試貢舉。

      乾隆五十年 乙巳 1785年 62歲

      正月初六,乾隆帝在乾清宮設千叟宴。曉嵐以兵部侍郎赴宴,賦《乙巳正月預千叟宴恭紀八首》。

      同月,授左都御史。

      是年,撰《翰林院侍講蔭臺王公墓志銘》、《直隸棗強縣知縣寓圃任公墓志銘》。

      乾隆五十一年 丙午 1786年 63歲

      七月二十四日,閱舊題張氏重刊《廣韻》,疏所未及,再書其后。

      乾隆五十二年 丁未 1787年 64歲

      正月,遷禮部尚書,充經筵講官。

      四月二十日,充殿試讀卷官,管鴻臚寺印鑰。

      五月十九日,乾隆帝因曉嵐、陸錫熊、陸費墀等 所校閻若璩《古文尚書疏證》有引李清、錢謙益言論 未經刪削,以及《黃庭堅集》有連篇累頁空白未補,令曉嵐、陸錫熊二人一體分賠,令陸費墀自己出資,照文淵等三閣式樣罰賠。

      冬,為??蔽慕蜷w存《四庫全書》,至承德避暑山莊。

      是年,撰《御制題明朱載堉〈琴譜樂律全書〉 恭跋》。

      乾隆五十三年 戊申 1788年 65歲

      秋,為?!端膸烊珪窂椭帘苁钌角f。

      十月,賜紫禁城騎馬,充武會試正考官。

      是年,王昶外遷江西布政使,離京前,曉嵐邀同年夜聚,為其餞行。

      《四庫全書》總校官陸費墀卒于杭州西湖文瀾閣。

      撰《直隸廣平府同知前湖北武漢黃德道蘊齋盧公墓志銘》。

      乾隆五十四年 己酉 1789年 66歲

      五月,為?!端膸烊珪?,又至避暑山莊,成《灤陽消夏錄》六卷。

      是年,撰《戶部陜西司員外郎季荀馬公墓志銘》。

      納侍姬玉臺,玉臺時年十六歲。

      乾隆五十五年 庚戌 1790年 67歲

      三月十八日,遣三子汝似之婦井氏還鄉致祭四叔母亡靈,共撰《祭四叔母文》。

      八月十三日,乾隆帝八十壽辰,舉行隆重慶典。

      十一月,內閣學士尹壯圖參奏案發。

      是年,第三女卒,年僅十歲。

      乾隆五十六年 辛亥 1791年  68歲

      正月,改任左都御史,劉墉任禮部尚書。

      四月二十五日,侍姬沈明玕卒,享年三十歲。

      夏,跋李綬自定年譜后。

      王昶邀曉嵐、陸健男等至其寓小聚。

      七月二十一,撰《〈如是我聞〉序》。

      七月,為蔣秋吟《考具詩》作跋。

      因誤校揚雄《法言》,再次獲咎,申飭議處。曉嵐傳齊原赴熱河各

      員,赴圓明園文源閣校書。

      九月,文源閣圖書全部??蓖戤?。

      十二月,再次將文淵閣圖書細心???。

      是年,侍姬玉臺卒,享年十八歲。

      乾隆五十七年 壬子 1792年 69歲

      春,《四庫全書》總纂官陸錫熊病死于去盛京(今遼寧沈陽)文溯閣校書的途中。

      三月二日,與劉墉等在朝房值班,自擬挽聯示之眾人,曰: “沉浮宦海如鷗鳥,生死書叢似蠹魚?!?

      三月,攜從侄汝倫校書于圓明園文源閣。

      四月,攜從侄汝倫校書于避暑山莊文津閣,并為汝倫所撰《遜齋易述》作序。

      五月,上疏乾隆帝,為畿輔災民請賑。

      六月, 《槐西雜志》四卷成書,自為序。

      八月,復遷禮部尚書。

      乾隆五十八年 癸丑 1793年 70歲

      七月二十五日,《姑妄聽之》四卷成書,自為序。

      是年,為德州李東圃《周易義象合纂》一書作序。

      乾隆五十九年 甲寅 1794年 71歲

      春,應朝鮮貢使通文館教授金成中之請,為《李參奉詩鈔》作序。

      五月,因禮部遲誤祈雨祭典,被罰俸兩年。

      七月,朝鮮冬至兼謝恩正使洪良浩到京。

      冬,結識洪良浩,并為其《耳溪詩集》、《耳溪文集》作序。

      是年,撰《黎君易注序》、《都察院左都御史杏浦李公合葬墓志銘》、《德宏王公合葬墓志銘》、《劉文定公配許夫人墓志銘》。

      乾隆六十年 乙卯 1795年 72歲

      四月初八,元配馬氏夫人卒,享年七十五歲。

      四月,以禮部尚書兼署左都御史。

      九月初三,乾隆帝立第十五皇子颙琰為皇太子,定明年為嘉慶元年。

      冬,結識朝鮮進賀副使徐有功,并為其《明皋文集》作序。

      是年,領纂《八旗通志》,撰《〈月山詩集〉序》、《郭茗山詩集序》。

      嘉慶元年 丙辰 1796年 73歲

      正月,乾隆帝傳位,自稱太上皇帝,皇太子愛新覺羅·颙琰即皇帝位,改元嘉慶。

      正月初五,嘉慶帝奉太上皇臨幸寧壽宮星極殿,舉行千叟宴。

      三月初六,充會試正考官,撰《丙辰會試錄序》、《會試策問五道》。

      六月初一,調任兵部尚書。

      七月,孫士毅卒,謚文靖,享年七十七歲。

      撰《兵部尚書劉恪簡公合葬墓志銘》。

      九月,刑部左侍郎李封卒,為撰墓志銘。

      十月十四日,調左都御史。

      是年,又撰《伯兄晴湖公墓志銘》、《祭理藩院 尚書顯庭留公文》、《鐵冶亭玉閬峰兩學士對雨圖》、《題蔣秋吟〈保陽詩〉后》。

      同年,朝鮮友人洪良浩之子洪熏谷至京,多次拜 望曉嵐。

      嘉慶二年 丁巳 1797年 74歲

      六月,撰《刑部河南司員外郎前江蘇按察使司按 察使檢齋王公墓志銘》,為其仕途坎坷、屢遭株連受 貶而惋惜不平。

      八月,遷禮部尚書。

      秋,在積慶亭家賞菊,為其祖父撰《積靜逸先生經義序》。

      嘉慶三年 戊午 1798年 75歲

      二月初八,與同人小聚城南,有詩記之。

      五月,扈從避暑山莊,撰《田侯松巖詩序》。

      七月,《灤陽續錄》六卷成書,初十于禮部直廬自為序。

      八月,扈從避暑山莊,撰《振斯張公墓志銘》、《內務府郎中黃鐘姚公墓表》。

      嘉慶四年 己未 1799年 76歲

      正月初三,太上皇愛新覺羅·弘歷駕崩,享年八十九歲。

      正月初四, 褫和珅軍機大臣、九門提督等銜。

      初八,下和珅于獄。十五日,宣布和珅二十條罪 狀。十八日,賜和珅自盡。

      二月,充高宗實錄館總裁。

      三月,朝鮮書狀官徐有聞曰:“和珅專權數十 年,內外諸臣,無不趨走,唯王杰、劉墉、董誥、朱珪、紀昀、鐵保、玉保等諸人終不依附?!?

      四月,嘉慶帝詔尹壯圖至京,賜給事中銜,令其回云南原籍侍母,他年再候旨來京供職。曉嵐應尹壯圖之請,為其母撰《尹太夫人八十壽序》,并借此為尹鳴不平。

      十月初六,充武會試正考官。

      十一月,朝鮮使節對劉墉、曉嵐評價極高:“剛方正直推劉墉,風流儒雅推紀昀?!?

      是年,孫紀樹馨由蔭生選授刑部江西司員外郎。

      戈源卒,曉嵐撰《戈太仆傳》。

      嘉慶五年 庚申 1800年 77歲

      正月,兵部尚書金士松卒,謚文簡,為其撰墓志銘。

      閏四月,江蘇布政使方昂卒,為其撰墓志銘。

      八月,《閱微草堂筆記》五種、二十四卷,編定刊行,門人北平盛時彥作序。

      九月,云南迤南兵備道龔敬身卒,為其制挽聯。

      為朝鮮醫學著作《濟眾新編》作序。

      是年,應甲戌同年姜炳璋之孫之請,為其《詩序補義》作序。

      嘉慶六年 辛酉 1801年 78歲

      十月初一,撰《直隸遵化州知州鼎北李公墓表》。

      十一月初八,充《大清會典》館副總裁。

      是年,又撰《〈鶴街詩稿〉序》、《鮑肯園先生小傳》。


      嘉慶七年 壬戌 1802年 79歲

      二月初四,充京師監糶大臣。

      三月初六,充會試正考官 。

      是年,撰《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岸淮劉公墓志銘》、《云南迤南兵備道匏伯龔公墓志銘》。

      嘉慶八年 癸亥 1803年 80歲

      正月,鐵保調任山東巡撫,有淄石硯寄曉嵐,曉嵐有詩回贈。

      二月,門人蔣士銓遣專使求曉嵐為趙渭川《四百三十二峰草堂詩鈔》作序。

      春,偶見趙渭川新修《安陽縣志》,贊其“體例謹嚴,考證詳確”,欣然為之作序。

      四月初二,嘉慶帝擬將乾隆帝御制詩文及續辦《方略》、《紀略》等書,續繕于《四庫全書》內,諭令曉嵐詳悉具明,開單具奏。

      六月十五日,八十壽辰,嘉慶帝特命上駟院卿常貴頒賜珍品,以志祝賀。

      六月,署理兵部尚書,并教習庶吉士。

      七月,易縣(今屬河北)太平峪地宮竣工,孝淑皇后靈柩移此安葬。因辦事王大臣具奏儀折內言詞不妥,嘉慶帝對有關人等各予處分有差,惟對曉嵐頗為諒解: “紀昀久任禮部,向來于典禮事宜尚為諳習。惟年已八旬,于各處事務不能兼顧。紀昀無庸署理兵部尚書,并革去文淵閣直閣事、教習庶吉士,仍帶革職留任?!?

      九月,工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彭元瑞卒,謚文勤,曉嵐為制挽聯。

      十月,孝淑皇后奉安禮成,寬免日前各王大臣的處分。

      是年,山東巡撫鐵保疏請增設左丘明世襲五經博士,曉嵐率禮部議駁。

      為劉墉臨王羲之帖撰書后。

      嘉慶九年 甲子 1804年 81歲

      十二月,體仁閣大學士劉墉卒,謚文清。

      是年,次子汝傳擢滇南知州,孫樹馨升任刑部陜西司郎中。

      山東巡撫鐵保再次上疏,另請設漢儒鄭玄為五經博士,曉嵐再率禮部議駁。

      同年錢大昕卒。

      撰《工部右侍郎齋園蔣公行狀》。

      嘉慶十年 乙丑 1805年 82歲

      正月二十六日,以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加太 子少保,管國子監事。

      二月初四,與朱珪聯轡入內閣,同赴翰林院中堂任。

      二月初十,??;十三日朱珪登門探視;十四日酉時卒于北京虎坊橋閱故宅。

      嘉慶帝命散秩大臣德通帶領侍衛十名,往奠茶酒,賞銀五百兩治喪,謚文達,并親自撰寫御祭文和御賜 碑文,高度評價了曉嵐的一生。



      上一文章:運河風水曉嵐情

      下一文章:暫無

      工作時間

      早9:00 - 晚18:00

      周六日休息

      8939203
      亚洲日韩精品欧美一区二区
      <thead id="ysjl1"></thead>
      <p id="ysjl1"></p>
      <samp id="ysjl1"></samp>
        <pre id="ysjl1"></pre>
      1. <td id="ysjl1"><strike id="ysjl1"></strike></td>
      2. <acronym id="ysjl1"><label id="ysjl1"></labe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