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ysjl1"></thead>
    <p id="ysjl1"></p>
    <samp id="ysjl1"></samp>
      <pre id="ysjl1"></pre>
    1. <td id="ysjl1"><strike id="ysjl1"></strike></td>
    2. <acronym id="ysjl1"><label id="ysjl1"></label></acronym>
      留言反饋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研究成果 >> 文宗履跡

      滄州鐵獅子

      發布日期:2017/10/18 15:07:53 訪問次數:2075

      “士君子生其地,而不能詳其古跡,陋也?!?

      ——民國劉樹鑫《古滄鐵獅記》


      “滄州獅子景洲塔,東光縣的鐵菩薩”,滄州及景縣人都這么說。然后到了正定一帶,流傳的卻是“滄州獅子定洲塔,真定府的大菩薩”。孰是孰非,還是讓歷史說話,明代萬歷年間沈德符《萬歷野獲編》卷二十四《畿南三大》條中記載道:“今北方諺語云:‘滄州獅子景洲塔,真定府里大菩薩’?!辈还茉趺凑f,滄州獅子沒有變,它是滄州最古老的鄉謠。

      滄州百姓中有“三寶”的通俗說法——“一文一武一國寶”。文,指紀曉嵐;武,指武術之鄉;國寶則是鐵獅子。1961年,滄州鐵獅子以我過現存最早的大型鑄鐵作品,成為首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是對鐵獅子歷史價值、技術價值以及科學價值的全面肯定。

      數年前的冬日,解放橋畔,一個小范圍的茶會上,曾有人感慨萬千:滄州的兩個文化象征,一個還沒立起來,而另一個就要倒下去啦!時光荏苒,紀曉嵐文化如春苗渥雨,方興未艾;鐵獅子也似老將破圍,還在硬撐著。一種急迫驟然彌漫開來,令所有的滄州人回避不及。


      鐵獅子鑄成后的第三年,就遇上了中國古代史上最后一次滅佛事件。值得慶幸的是,周世宗沒有像唐武宗那樣強制規定毀棄鐵物,滄州鐵獅子因此保存了下來。

      “昔人鐵獅作獅子,正在滄州古城里”(明.趙叔紀《中城鐵獅》)。鐵獅坐落的滄州古城,既非墨客騷人多會之地,亦非山水名勝之區,海潮在耳,滿野堿蓬,雖曰海濱,實同荒域,能激發詩人靈感的東西實在不多,談不上詩人們冷落了鐵獅。

      明初,燕王朱棣與惠帝允文爭奪帝位,建文二年(1400)十月,燕軍突襲滄州,屠城。直到永樂二年(1404),才徙洲治或者說重建滄州于運河邊上的長蘆。移治長蘆,使原本就不熱鬧的鐵獅更趨寂寞。南北往來,水路皆走運河,陸路則雄縣、霸州、任丘、獻縣、景縣為官驛,除了守土官員得暇借便而閑游,或搜奇剔古者專程慕名而來,很少有人特意繞道一觀。

      清初大詩人吳偉業寫過滄州鐵獅子,但那是寫北京鐵獅子胡同時的順筆一帶,而且是道聽途說的“吾聞——滄州鐵獅高數丈,千年猛氣難凋喪。風雷夜半戲人間,柴皇站伐英靈壯……并州精鐵終南冶,好鑄江山莫鑄兵?!?

      入清以后,滄州本土文人開始大量吟詠鐵獅。順治朝,有戴王綸的《鐵獅子歌》,壯句有云:“羧猊日走五百里,熔鐵一峙瀛洲水。西海格貍東海鯨,千載臣服浪濤中?!庇赫?,李之崢、李之驊兄弟比賽,寫了同題《鐵獅賦》。兄實寫,弟虛構,兄雖占先,弟實居上。 “昂首西顧,吸波濤與廣淀;掉尾東掃,抗潮汐于蜃樓......”,李之崢的生動描寫已成為后人介紹鐵獅的范文。


      明代趙叔紀《中城鐵獅》詩云:“鐵獅雖大土石儔,利用何如馬牛否?......愿求雷斧劈之碎,普為生民鑄農器?!泵鳁钗那湟嘣疲骸熬坭F何人成錯誤,長年見汝欲摩挲......我意轉銷作農器,買牛耕稼夕陽坡?!保ā杜f滄州鐵獅》)聽了這些,“主人"一當地父老”振衣而起,仰天大笑而歌曰:“獅兮獅兮......兩燿為治兮大塊為爐,八風扇鼓兮斯吸斯噓,五行運化兮象異形殊?!边M士手筆,尖穎動人,遠比文人騷客們的隔靴搔癢來的恢宏大氣。

      地理位置有些偏僻的鐵獅子雖然沒有為滄州帶來巨額的旅游收入,卻為滄州帶來了一個別稱——獅城。萬歷三十一年(1603)《滄州志》卷一《疆域志?古跡》云:“臥牛城,又名獅城?!迸P牛城是滄州舊城的別稱,因為其城池形狀頗似一頭臥牛,又名獅城當然是由于城中的鐵獅而來。這時滄州新治也有自己的異名,叫璞頭城,據說是城池布局看上去很象一頂唐宋流行的頭巾(宋代官帽即為一種硬翅璞頭),今天滄州文化藝術中心的建筑創意即源于此。

      眼下,獅城之名在滄州已家喻戶曉,獅城商場、獅城視點、獅城廣告、獅城出租、獅城詩詞選……今天的滄州人如果不知鐵獅子,那情形好比東光人不知道鐵佛、巴黎人不知道鐵塔,孤陋寡聞得會被人笑話死。

      鐵獅的用途歷來有壯寺觀、立威儀、壓水患、鎮城池等幾種說法,最切實際的當為佛座說。首先,鐵獅腹內滿鑄著<金剛經>。<金剛經>,全稱<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是大乘經典,向為禪宗所重。其次,鐵獅身上除障泥、米帶外,還掛有佛教徒常帶的串珠。第三,鐵獅背負巨型蓮盆。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不僅理學家祖師周敦頤喜歡,也正是十方諸佛超脫塵俗的象征,因此成為佛家的圣花:極樂凈土謂之蓮邦、蓮池;廟宇佛寺稱作蓮宮、蓮境;僧人名叫蓮花生,穿蓮花服(袈裟),坐蓮花座,誦<妙法蓮花經>......蓮花形的佛座因有時蓮瓣兒高出平座遮護,頗似盆狀,民間俗稱之蓮分僵。第四,鐵獅位于舊城開元寺前。唐玄宗開元(713-741)年間,敕令天下州郡各建一大寺,即以年號為名。著名的有福建泉州開元寺、陜西鳳翊開元寺等。滄州舊城開元寺,并非始建于開元間。從該寺曾有武定八年造象來看,應建于北朝。泉州開元寺始建于武則天垂拱二年(686),本名蓮花寺,也是后來改為開元寺的。

      <萬歷野獲編>記當時傳說:“曾有盜叛伏其中,搜捕不獲,后知其故,鏟破其腹?!彼f明鐵獅的肚子至少在明代就已破損了。禍兮福所依,有形的殘缺反讓鐵獅子從此多了一個無形的別名---鎮海吼。

      “鎮海吼”的來歷另有一段傳說:古時滄州,?;己R?。有善治者倡鑄鐵獅,一日,海龍作怪,浪高濤疾。鐵獅大吼一聲騰空與惡龍相斗,終以龍敗不復出,?;妓斐?。從此,鐵獅即被呼為“鎮海吼”,視為瑞獸。后人有詩云:滄海橫波望欲平,殘身硬骨倚雄風。驚濤唱退八十里,猶顫當年怒吼聲?!版偤:稹本烤规偛绘偤?,沒有科學依據,但它的確會吼,據“滄州通”孔玉山先生回憶,其祖父當年曾于海嘯大潮來臨之前,聽到鐵獅報警般作吼,人們于是趕緊西逃。鐵獅作吼實為角度風力正合適的風在作怪。民國十二年冬天,滄人劉樹鑫游賞舊州鐵獅記到:“時孟冬天寒,白草蕭蕭滿地,夕陽將落,北風吹入獅腹作吼聲”。(<古滄鐵獅記>)海嘯大潮常 伴有狂風,而殘破的獅腹恰 好是個自然的發聲器。

      康熙元年(1662),鐵獅子被大風吹倒,摔掉了尾巴與下巴,殘疾程度升級了??滴醢四甓?,15歲的小皇帝可能想借出巡近畿之機,順便出來謀劃如何鏟除鰲拜這個騎在之機頭上的惡霸。巡來巡去,巡到了京南四百里的滄州,聽說舊城有座神武的鐵獅,少年好奇,便擺駕前往。當時滄州詩人俘王燦記下了這次罕見的臨幸:“下州獅子遠皇都,古色蒼蒼堪一娛;小物尚能老圣顧,民間愁苦自然無?!?

      盡管此刻的鐵獅子已經殘破了不少,唇、腹、尾都有損卻,地方官員還是把這次邀圣作為本土的榮耀寫進了方志。

      巧合的是,康熙帝看完鐵獅子后六年,西洋人就貢來了真獅。翰林院的大小臣工以此為題進行了一場賦獅比賽,規??涨???滴跛氖赀M士的宋至沒趕上賦獅大賽,卻觀覽了臣工們沒見過的滄州鐵獅,從而能兩相比較地把真獅鐵獅寫在一起:進過渤海城,覽眺得奇遇。鐵獅立秋風,瞋目如震怒。下馬經其旁,畏縮不敢顧。首昂丈八余,舉足向南步。豐背負其盆,仰藉寒空露。色古像亦奇,那復同泥塑。唇缺自何年,依然吼煙露。傳聞周世宗,警蹕曾此駐。冶人罹重愆,贖罪命鼓鑄。雨剝前代銘,誰其辯斯故?;实凵裎渥?,干戚威遠布。猛獸來西洋,詔下廷臣賦。自嗟蟣虱臣,未獲目一寓。茲行值高秋,徘徊抵日暮。童仆競身便,赤足登其胯。直上據牙齒,得無嚙噬怖。四望起愁云。竄伏憐狐免。----<滄州鐵獅子>

      康熙貢獅這回事,紀曉嵐也知道,這本來是一次滄州兩個文化象征最佳的碰撞機會,遺憾的是他沒有宋至那樣豐富的聯想,對外祖家鄉的鐵獅竟然只字不提,反倒他的幾位摯朋好友劉墉、朱珪、朱筠兄弟都有吟詠的詩篇流傳。

      乾隆五十五年(1790),也在二月,八十歲的老皇帝從東陵到西陵,再到泰山、孔廟兜了一大圏。他深知這可能是最后一次出宮這么遠了。他二月初八由陸路起程,三月二十九開始乘船往回走,大概四月上旬到達滄州。地方官員為了討皇上歡心,一定把康熙元年曾臨幸的故事講給了他的孫子。一心以祖父為榜樣的乾隆帝聽了果然來了興趣,顧不上旅途顛沛,也到舊城巡視??墒且幌蛳矚g遇景題吟的他,才思已沒有昔日敏捷了,以致沒有留下讓滄州人民值得榮光的御筆。

      嘉慶八年(1803),才扶起百余年的鐵獅似乎又站累了,于是借著一股怪風,再次睡倒塵運籌。它一覺睡了90年,直到光緒十九年(1894)代理知州宮昱派泥瓦匠設法重新讓它站好,還修墻補洞般用磚石將殘缺的唇、腹修補完整。相傳抗日期間,日寇因軍事需要,以防范遭襲為由,瘋狂搶掠收繳民間鐵器,幾致竭澤而漁。進駐東關的日寇打上了鐵獅的主意,結果搬運鐵獅下頜時,砸死了鬼子兵,只得作罷。類似傳說中的劫難,還見于大煉鋼鐵的1958年。當時舉國行動,高爐啟遍野,鐵獅的下頜再次成為“廢物利用”的目標。據說苦煉了三天三夜,不見動靜,信其有神,妄念才消。

      1957年,蘇聯專家來滄參觀考察,看到鐵獅子后,語重心長地建議給它修建一座廊亭遮雪避雨。聽來也對,不久鐵獅得到了一座六角形尖頂起脊的漂亮亭子的庇護。雨不淋,日不曬。正像養尊處優容易滋生腐敗一樣,嬌生慣養沒幾年,鐵獅表層就長出了千年不曾有過的斑斑銹跡。善良的人們慌了,趕忙請來文物專家咨詢,原來古代澆鑄鐵獅所用不是純鐵,而是多種合金,它們喜歡沐浴自然的陽光雨露,喜歡聽潮起潮落,喜歡看云卷云舒。苫蓋與遮擋,阻隔了它與自然的來往呼吸。1972年,廊亭被拆除了。

      1984年起,面對“半截入土”的現狀,保護鐵獅的工作再次提上日程。集思廣益,反復勘察,精心論證,科學施工,終于在當年11月22日,鐵獅拔地而起,由屈居低于地平1.9米的陷土中喬遷至高2米、寬4.5米、長7.5米水泥基座上。當時群情激昂,畫家們拿起彩筆,書法家們飽蘸濃墨,詩人們興奮地吟唱不休。鐵獅上臺后的標準照,果然比在泥洼里挺拔高大了許多。然而幾年過去,鐵獅魁梧的身軀出現了致命的裂紋,一道,兩道,三道,一毫米,兩毫米,三毫米......

      專家們驚駭不已,百姓們眾說紛紜,難道我們又錯了?

      鐵獅終有一天會淡出人們的視野,走進你我的回憶。我們所能做的不過是如何延長它的物質壽命而已,清代鄉賢李之華<鐵獅賦>吟到:“獅兮獅兮,豈知千秋之后,萬載之余,歷滄桑而不劫兮,屹然孤立于寰輿?!比缃?,千秋已然過,萬載恐難期。是無為而治,還是善意地去保護性破壞?抑或破壞性保護?


      上一文章:暫無

      下一文章:大氣磅礴話武鄉

      工作時間

      早9:00 - 晚18:00

      周六日休息

      8939203
      亚洲日韩精品欧美一区二区
      <thead id="ysjl1"></thead>
      <p id="ysjl1"></p>
      <samp id="ysjl1"></samp>
        <pre id="ysjl1"></pre>
      1. <td id="ysjl1"><strike id="ysjl1"></strike></td>
      2. <acronym id="ysjl1"><label id="ysjl1"></label></acronym>